菜单

升麻之类.下痢若服黄,下痢初发热

2020年4月25日 - 医疗资讯

分在气、在血治,赤属血,白属气。身热、后重、腹痛。身热者,挟外邪,法当解表,不恶寒用小柴胡去参;后重,积与气郁坠在下之故,兼升兼消;腹痛者,是肺金之气郁在大肠之间,以苦梗发之,然后用治痢药。气用气药,血用血药。下痢腹痛人实者,宜用刘氏之法下之,然后随气血用治痢之药。下血多主食积与热,当凉血活血,当归、桃仁、黄芩之类,或有用朴硝者。青六丸治血痢效,以六一散一料炒红曲半两,能活血,以饭为丸。腹痛者,宜温散药,如姜桂之属以和之。如有热,用黄芩、芍药之类。壮者与初病者。宜下之;虚弱衰老者,宜升之。一痢初得之时,一二日间,法当利,大小调胃承气汤下之,看其气血而用药。气病用参术,血病用四物汤为主,有热先退热。后重者,当和气,木香、槟榔之类。因积作后重者,保和丸主之。五日后不可下,脾胃虚故也。

病机

痢赤属血,白属气。有身热、后重、腹痛、下血。身热挟外感,小柴胡汤去人参。

古无痢疾之名.惟曰滞下.今从病从利.故名之曰痢.然其为症.岂一朝一夕之故哉.盖因平素饮食不节.油腻生冷恣食无忌.或饥饱不时.或冷热不择.停蓄于中.久而不化.又或外感暑湿.内伤七情.行房于既醉之余.努力于过饱之后.所积之物.
炼稠粘.有赤白相杂.与纯黄之异.不见其粪.而惟见其积者.盖籍气血而变成也.伤于血则变为赤.伤于气则变为白.气血俱伤.则赤白兼.黄则脾家亦伤.而纯于赤白者.亦未.必非伤脾之所致也.使其无赤白.而其色纯黄.则专伤脾土.而气与血犹未甚动焉.至若下痢如黑尘之色.及屋漏水者.皆不治之症.而噤口者亦多死.以其无胃气.而邪热独结于上也.大法初起当先推荡.而后调理.病久则带补带收.切不可骤用涩药.初痢一涩.积蓄不去多致死亡.又不可因久利之人气血不摄.妄投黄
升麻之类.下痢若服黄
.即发膨胀.多服升麻则小便与积皆升至上焦.此速死之道也.但伤血则调血.伤气则调气.伤脾则养脾当寒而寒.当温而温.当燥而燥.当清而清.因病用药.其可以执一乎

〔丹〕痢初得时,一二日间,以利为法,有热先退热。后重者,当利气,木香、槟榔。腹痛,用温散药,姜、桂之属。下血当凉血、和血,当归、桃仁之属。下痛,发热恶寒,身首俱痛,此为表证,宜微汗和解,用苍术、川芎、陈皮、芍药、甘草,生姜三片煎。下痢身发热者,有外感,用小柴胡去参。下痢发热,久不止者,属阴虚,用寒凉药,必兼升散药,并热药用。下痢初发热,必用大承气,下后看症用药。发热不恶寒,脉洪者,宜大承气。若恶寒者,忌下。下痢腹痛后重,小水短,下积,此为里症,宜和中疏气,用陈皮、芍药、滑石、枳壳、浓朴之类。

保和丸方∶山楂肉 神曲 陈皮 半夏 茯苓 连翘 莱菔子
上炒七味为末,粥丸,姜汤下,或加白术二两。下痢初发热,必用大承气汤下之,后随证用药。下痢久不止发热者,属阴虚,用寒凉药,必兼升药热药用。

《内经》曰∶溲而便脓血,知气行而血止也。

后重积与气坠下之故,兼升兼消,宜木香槟榔丸之类。不愈者,用秦艽、皂角子、煨大黄、当归、桃仁、虚氏之法下之,虚则以苦梗开之,然后用治痢药。气用气药,血用血药。有热,用黄芩、芍药之类;无热腹痛,或用温药姜、桂之属。下血四物为主。下血多主食积与热,或用朴硝者。青六丸治血痢效。痢疾初得一二日间,以利为法,切不可便用止涩之剂。苦实者,调胃承气、大小承气、三乙承气下之,有热先退热,然后看其气病血疾,加减用药,不可便服参术。然气虚者可用,胃虚者亦用之。血痢久不愈者,属阴虚,四物汤为主,凉血和血,当归、桃仁之属;下痢久不止,发热者,属阴虚,用寒凉药,必兼升散药并热药;下痢大孔痛者,因热流于下也,以木香、槟榔、黄连、黄芩、炒干姜;噤口痢者,胃口热甚故也,大虚大热,用香连丸、连肉各一半,共为末,米汤调下。

下痢之脉宜微小.忌浮洪.宜滑大.忌弦急.所谓身凉脉细者生.身热脉大者死.叔和云.下痢微小却回生脉大浮洪无瘥日.

一本云∶血久不止,发热者,属阴虚,四物为主。下痢后,身发热者,有外感。初下腹痛,不可用参术,虽气虚胃虚者,皆不可用。下血有风邪下陷,宜升提之,盖风伤肝,肝主血故也。有湿伤血,宜行湿清热。后重者,积与气坠下,当和气,兼升兼消,木香、槟榔之类。不愈,用皂角子煨大黄、当归、桃仁、黄连、枳壳作丸,盖后重大肠风盛故也。下痢病,有半死半生者,二下如鱼脑者,半死半生;身热脉大者,半死半生。

又曰∶诸下痢皆属于湿。又曰∶下痢稠粘,皆属于火。又曰∶下痢脓血滞下,皆热证实证也。

又方

导滞汤 治初痢浓血.赤白混杂.里急后重.日夜无度.

〔洁〕芍药汤 治下血调气。《经》曰
溲而便脓血,知气行而血止也。行血则便自安,调气则后重自除。

有不治证者五∶下血者死;下如尘腐色者死;下如屋漏水者死;下痢唇如朱砂红者死;下痢如竹筒者不可治。夫痢而能食,胃未病也。若脾胃湿热之毒,熏蒸清道而上,以致胃口闭塞,遂成禁口证。

《三因》陈氏云∶痢疾有从外感而得者,须分六气之异。外既受伤,肠胃结郁,遂成赤白等证,当从其气血虚实以调之。有因脏气发动干犯肠胃而得者,须察其何脏相乘,以平治之。有因饮食失节而得者,则又审其何物所伤以消克之。世之感此疾者,其因诚不越乎是三者,但其受病之后,肠胃怫郁,脓血稠粘,里急后重。诸方虽有寒热虚实之论,刘河间则以为热,《内经》亦以热多而寒少。学人当察其脉证,随变而药之,庶万全也。

人参二分,姜炒黄连一分,为末浓煎,终日细细呷之,如吐则再服,但一呷下咽便开。

黄芩 黄连 木香 当归 赤芍 槟榔 山楂 大黄

芍药 当归 黄连 槟榔 木香 甘草 大黄 黄芩桂

一方治禁口痢,香莲丸与莲肉各半,研末,半汤调下。

人少许。
脐内。下痢不治之症,下如鱼脑者,半死半生;下如尘腐色者,死;下纯血者,死;下如屋漏水者,死;下如竹筒注者,不治。赤痢乃自小肠来,白痢乃自大肠来,皆湿热为本,赤热。《内经》所谓身热则死,寒则生,此是大概言,必兼证详之方可。今岂无身热而生,寒而死者?脉沉小十治,或解表,或利小便,或待其自已,还分易治难治不治之证,至为详密。但与泻同,立论不分,学人当辨之。大抵痛,一曰温之,一曰清之。按久病身冷,脉沉小者,宜温;暴病身服,脉浮洪者,宜清、宜补。有可吐者,亦有可汗可下者。初得之时,元气未虚,必推荡之,此脓血,此脾传肾,贼邪难愈;先脓血,胜水泻,此肾传脾,微邪易愈。下痢如豆汁者湿也,盖脾者,家之内,上下传染相似,却宜明逆气之胜复以治之。

水二钟.煎八分.热服.

上粗末。每服半两,水二盏,煎至一盏,食后温服。如血前,则渐加大黄。如清后脏毒,加黄柏半两,同煎服。

治禁口痢,脐中用田螺人麝香少许,捣烂盒之,以引其热就下,热去则欲食也。

戴氏云∶痢疾之源,皆由肠胃所受饮食之积,余不尽行,留滞于内,湿蒸热秽,郁结日深,伏而不作。时逢炎暑大行,相火司令,又以调摄失宜,复感酷热之毒。至秋阳气始收,火气下降,蒸发蓄积,而滞下之证作矣。

戴云∶痢虽有赤白二色,终无寒热之分,通作湿热治。但分新旧,更量元气用药,与赤白带同。

术苓调中汤 治过伤饮食.大便泄泻.下痢肚腹膨胀等症.

治痢方∶苍术、白术、条芩、当归、白芍药、生地黄、青皮、黄连、滑石、甘草,作一服,白水煎,里急后重,炒连、滑石,加桃仁、槟榔,甚者加大黄,呕者加半夏姜煎。

黄连 滑石 生地黄 白芍 苍术 白术 当归 青皮 条芩

白芍 猪苓 茯苓 泽泻 浓朴 陈皮 甘草 苍术 白术 山楂香附 麦芽 神曲

〔丹〕一老人,年七十,面白,脉弦数,独胃脉沉滑,因饮白酒作痢,下血淡水脓,腹痛,小便不利,里急后重。以参、术为君;甘草、滑石、槟榔、木香、苍术为佐;下保和丸二十五丸。第二日前症俱减,独小便不利,以益元散服之安。

又方∶干姜 当归 乌梅 黄柏 黄连 上作一服,白水煎。

夫泻痢不分,两证混言湿热,不利小便,非其治也。夫泻者,水谷湿热之象也。滞下者,垢秽之物同于湿热而成。治分两歧,而药亦异。若淡渗之剂,功能散利水道,浊流得快,使泻自止。此有无之形,岂可与滞下混同论治,而用导滞可乎?其下利出于大肠传送之道,了不干于胃气。所下有形之物或如鱼脑,或如豆汁,或便白脓,或下纯血,或赤或白,或赤白相杂。若此者,岂可与混同论治,而用淡渗利之可乎?

上锉。水煎。里急后重,炒连、滑石,加桃仁、槟榔。甚者,大黄;呕者,用姜汁、半夏。

灯心三十茎.食前服.

孙郎中因饮食过多,腹膨满,痢带白色,用苍术、白术、浓朴、甘草、茯苓、滑石,煎下保和丸三十粒。

又方

仓廪汤 治噤口痢.热毒盛极.水米不下.

〔河〕益元散 治身发热,下痢赤白,小便不利,荡胃中积聚。

又方有炒曲。

《原病式》曰∶或言下痢白为寒者,误也。若果为寒,则不能消谷,何由反化为脓也?所谓下痢,谷反为脓血,如世之谷内果菜,湿热甚则自化腐烂,溃发而为脓血也。其热为赤,属心火故也;其湿为黄,属脾土故也;燥郁为白,属肺金故也。经曰∶诸气愤郁,皆属于肺,谓燥金之化也。

干姜 当归 乌梅 黄柏黄连

前胡 柴胡 甘草 浓朴 川芎 独活 羌活 茯苓 桔梗 人参 枳壳 陈仓米

痢后脚弱渐细∶苍术 酒芍药 龟板 酒柏
上末之,粥丸,以四物汤加陈皮、甘草煎汤吞之。

然诸泻痢皆兼于湿,今反言燥者,谓湿热甚于肠胃之内,而肠胃怫郁,结而又湿至于否,以致气液不得宣通,因以成肠胃之燥,使烦渴不止也。

上锉。作一服,水煎,食前。若水泻,可等分用,

枣二枚.食前服.

〔丹〕痢初得之,必用调胃承气及大小承气,实者用此下之。下娄男子,五十余,下痢,昼有积淡红色,夜无积,食自进。先吃小胃丹两服,再与四十丸,次六十丸,去积,却与断下。

痢后腰痛,两脚无力∶陈皮 半夏 白芍药 茯苓 苍术 当归 酒芩 白术 甘草
上作一服,姜三片煎,食前服。

假如下痢赤白,俗言寒热相兼,其说尤误。岂知水火阴阳寒热者,犹权衡也,一高则必一下,一盛则必一衰,岂能寒热俱盛于肠胃而同为痢乎?如热疮疡而出白脓者,岂可以白为寒乎?其热之伤于气分属肺金,故色白也;其热之伤于血分属心火,故赤也。脾为黄,肝为青,肾为黑,各随五脏之部而见五色,是其标也。本则一出于热,但分浅深而已。

又方 治热与血。

乳香饮 治久痢肠滑.

一人泄泻,辛苦劳役,下利白积,滑石末炒陈皮、芍药、白术、茯苓、甘草,上煎,食前服。

大法下迫窘痛,后重里急,小便赤涩,皆属燥热,而下利白者多有之。然则为热明矣。

大黄 黄连 黄芩 黄柏 枳壳 当归 芍药 滑石 桃仁 甘草 白术

乳香 人参 肉豆蔻 白术 地榆 当归 防风 甘草

〔罗〕玄青丸
治下痢势恶,频并窘痛,或久不愈,诸药不能止,须吐下之,以开除泻热,痞闷积滞,而使气液宣行者,宜此逐之。兼宣利积热,酒食积,黄瘦中满,水气肿,腹胀。兼疗小儿惊疳、积热、乳癖诸症。

一妇人痢后,血少肚痛,以川芎、当归、陈皮、芍药,上煎,调六一散服。

上为末。或汤调,或作丸。用面糊或神曲糊丸服。

枣二枚不拘时服.

黄连 黄柏 大黄 甘遂 芫花 大戟 轻粉 青黛 牵牛

一方治久痢∶罂粟壳 樗白皮 黑豆 上同煎,食前服。

《机要》云∶里急后重,大肠经气不宣通也,宜用木香、槟榔以宣通其气。《原病式》云∶里急后重,窘急迫痛也,火性急速而能燥物故也。《玉机微羲》云∶夫里急后重,其证不一。有因火热者,所谓火性急速而能燥物是也。有因气滞,此大肠经气壅而不宣通也。有因积滞壅盛者,是有物结坠也。有因气虚者,此大肠气降而不能升也。有血虚者,所谓虚坐努责是也。治法火热者寒之清之,气滞者和之,积滞者去之,气虚而降者升举之,血虚者补养之,宜各察其所因也。

一本云∶误服热药涩药,毒犯胃者,当明审以祛其毒。

屡验方 治疟疾兼之于痢.脉气虚弱.身痛.以此活血养胃.

上为末研匀,水丸,小豆大。初服十丸,每服加十丸,空心日午临卧三服,以快利为度。后常服十五丸,数日后,得食力。如利尚未痊,再加取利。利后却常服,以意消息,病去为度,后随症止之。小儿丸如黍米大,退惊疳积热,不须下者,常服十丸。

痢时气发热,苍术、浓朴、赤芍药、当归、黄芩、黄柏、地榆、粟壳、枳壳、槟榔、木香、甘草、干姜,鲜血痢加黄连,小便不通加滑石、车前子,痢下血水奈何?加阿胶。

治白痢

人参 白术 苍术 滑石 白芍 陈皮 川芎 甘草 桃仁

治痢丸子,侧柏叶、黄连、黄柏、黄芩、当归、芍药、粟壳、生地黄、地榆、枳壳、香附、木香、槟榔,米糊丸,下七八十丸。

《机要》云∶腹痛者和之,如发热恶寒,腹不痛,药加黄芩为主,腹痛甚者加当归倍芍药。《玉机微义》云∶泄利腹痛,其证甚多。有因内气结滞,有因积滞,有因寒热,有因血虚,亦宜察脉随证调理,惟和之一字可总言之。若加当归、芍药,惟血虚可用。

苍术 白术 神曲 茯苓 地榆 甘草

水煎空心服.

〔《玄》〕利积丸

有食有积、腹痛加莪术、三棱、缩砂。饮酒之人脏毒,如血痢状,乃平日饮酒之过,遂成此病,先宜戒酒而药可愈∶苍术
赤芍药 炒槐花 地榆 枳壳 炙甘草 黄连 干葛 当归
上作一帖,清水煎,食前顿服,愈。

上锉。水煎。

加味香连丸 治一切新久痢疾.

黄连 天水末 当归 乳香 萝卜子 巴豆

又方∶樗皮 神曲 白芍药 滑石 枳壳
上为末,烂饭丸,桐子大,米饮下七十丸。久下痢数月不能起床,饮食不进,惫弱之甚以∶人参
白术 黄 当归芍药 炙甘草 粟壳 实地榆 木香 缩砂 陈皮 升麻 白豆蔻仁 泽泻
上作一帖。有热加黄芩,脉细,四体恶寒加干姜或煨肉豆蔻、川附数片,服数帖渐自进食。湿热下痢,小便涩少,烦渴能食,脉洪大缓,腹痛后重,夜多痢下,桂苓甘露饮送保和丸三十丸。一作胃苓汤送下。湿多热少,脾胃不和,食少腹痛,后重,夜多利下,胃苓汤送保和丸三十丸。一作桂苓甘露饮送下。气虚面色黄白,或体肢倦懒之人,频并痛,后重不食,脉细弱,或有汗出,黄
建中汤吞保和丸三十丸。

痢疾而呕吐呃逆者,《机要》以为胃气不和,此特其一也。《玉机》云∶有因胃火阴火上冲,有因胃虚积滞所致。丹溪亦以为气自下冲上,属火之象。滞下之久而见此证,多是阴火所乘,阳虚阴脱,不相既济,为难治。

治赤痢

大川黄连 广木香 真沉香 吴茱萸肉豆蔻

上为末,醋糊丸,如桐子大。弱者十五丸,实者二十五丸。治下痢赤白,腹满胀痛里急,上渴引饮,小水赤涩,此积滞也。宜泄其热,中用清肠丸、导气丸推其积滞,而痢自无矣。凡治积聚之症,轻则温而利之,清肠丸是也。重者天真散、舟车丸下之。下后,切勿便补之,其或力倦,自觉气少恶食,此为挟虚症,宜加白术、当归身、尾;甚者,加人参。若又十分重者,止用此药,加陈皮补之,虚回而痢自止矣。

湿热不渴者,建中汤如苍术、茯苓,吞保和丸。脾胃不和,食少腹胀痛,后重痢下,脉弦紧,平胃散加芍药、官桂、葛根,或白术茯苓汤送保和丸。下痢白积,黄芩芍药汤加白术、陈皮、甘草、滑石、桃仁。下痢赤积,身热,益元散加木通、炒芍药、炒陈皮、白术、煎,送下保和丸。

地黄 芍药 黄柏 地榆 白术

上制为末.荷叶汤法为丸.每服大人二钱.小儿一钱.空心米饮汤下.

予族叔,年近六十,夏间患滞下病,腹微痛,所下褐色,后重频并,饮食大减,时有微热。察其脉皆弦而涩,似数稍长,却喜不甚浮大,两手相等。视其神气大减。予曰∶此非滞下,乃忧虑所致,心血亏,脾气弱也。

一老人因饮白酒,作痢下,淡血水脓,腹痛,小便不通,里急后重,人参、白术、滑石、苍术、槟榔、木香、甘草,上煎下保和丸二十五丸。第二日前证俱减,惟小便不利,用益无散。仲景治痢,凡言可下,率用承气汤,大黄之寒,其性善走,佐以浓朴之温,善行滞气,缓以甘草之甘,饮以汤液,灌涤肠胃,滋润轻快,无所留碍,积行即止。刘河间发明滞下证,尤为切要。有曰∶行血则便自愈,调气则后重自除,此实盲者之日月,聋者之雷霆也。

《玉机微义》云∶禁口利乃胃中湿热之毒,熏蒸清道而上,以致胃口闭塞,而成禁口之证,亦有误服涩热之药,而邪气停于胃口者。

上锉。水煎。腹痛,加枳壳、浓朴;后重,加滑石、木香、槟榔;有热,加黄芩、山栀。

立效散 治休息痢.

与参、术为君;归身、陈皮为臣;川芎、炒白芍、茯苓为佐使,如热加黄连为使,与两月而安。

一人患利不进饮食,四君子加芎、归、药、陈皮、炒曲、黄连、砂仁、半夏、生姜煎服。东易胡兄年四十余,患痢病已百日,百药治不效。时九月初,其六脉急促,沉弦细弱,左手为甚,日夜数十行,视瘀物甚少,惟下清滞,有紫黑血丝,食全不进,此非痢,当作瘀血治之。间瘀血何由而致?如饱后急走,极力叫骂,殴打
扑,多受疼痛,一怒不泄,补塞太过,火酒火肉,皆能致之。盖此人去年枉受杖责,经涉两年,有此瘀血,服药后,得瘀血则生矣。遂以乳香、没药、桃仁、滑石,佐以木香、槟榔,以曲糊为丸,米汤下百余粒,夜半又不动,又根据前法下二百粒,至天明大下秽物,如烂鱼肠,约一二升,困顿终日,渐与粥而安。

又治痢方

当归 白芍 粟壳 石榴皮 地榆 甘草

金氏妇,年近四十,秋初尚热,患滞下,腹但隐痛,夜重于昼,全不得睡,食亦稍减,口干不饮,已服治痢灵砂两帖矣。予视之,两手脉等涩且不匀,神思倦甚,饮食全减。因与四物汤,倍加白术,以陈皮佐之,数帖而安。

一人患痢后甚逼迫。

《良方》云∶有一方一家大小传染,所痢相似,是疫毒痢也。治法须当察运气之相胜,亦不可狎泥,当先视其虚实,兼运气而施治,斯为两全而当矣。

滑石 苍术 川芎 桃仁 芍药 甘草

上为末.每服三钱.空心灯心汤下.

义一侄,患疟间日作,兼痢,脉虚甚,身痛。宜活血补胃,待虚稍回,却又推积。

一人患痢,善食易饥已见《医要》,世俗类用涩药治痢与泻,若积久而虚者,或可行之,而初得者,必变他证,为祸不小。殊不知多因湿,惟分利小水,最是长策。《内经》谓∶下体热,却死;寒、即生。此大概言之耳,必兼证详之方可。今岂无身热而生寒、而死者乎?脉沉小流连或微者,易治;浮洪大数者,难治。脉宜滑大,不宜弦急。仲景治痢,可温者五法;可下者十法;或解表或利小便或待其自己区分易治、难治极密,但与泻同,立论不分,学人当辨之。大孔痛,一曰温之,一曰清之。按久病身冷,自汗,脉沉小者,宜温;暴病,或身热,脉浮洪者,宜清;身冷自汗,用温药;有可吐者,有可汗者,有可下者。

上为末。姜一片,擂细煎滚服。

血痢汤 专治血痢.

人参 白术 苍术 陈皮 白芍药 川芎 滑石甘草 桃仁

初得时,元气未虚,必推荡之,此通因通用法,稍久,气虚则不可也。赤痢乃小肠来,白痢自大肠来,皆湿热为本,赤白带,赤白浊同。先水泄,后脓血,此脾传肾,贼邪难愈;先脓血,后水泻,此肾经传脾,是谓微邪易愈。下如豆汁者,湿也,盖脾胃为水谷之海,无物不受,常兼四脏,故如□□之相染,当先通利,此迎而夺□□义如虚,宜审之。因热而作不可用巴豆等药,如伤冷物者,或可用,宜谨之。又有时疫作痢,一方一家之内,上下相传染者相似,此却宜用运气之胜伏以治之。禁口痢,此胃口热结,用黄连多加人参,湿煎呷之,如吐了又呷;当开以降之。人不知此,多用温药甘味,以火济火,以滞益滞也。亦有误服热药,毒瓦斯犯胃,当推明而祛其毒。

《巢氏病源》云∶四方之气,温凉不同,随方嗜欲,因以成性。若移其旧土,多不习伏,必因饮食以入肠胃,肠胃不习,便为下痢,故名不伏水土痢也,即水谷痢是也。

又方 孙郎中因饮水过多,腹胀,泻痢带白。

白术 条芩 苍术 黄连 干姜 黄柏 当归 滑石乌梅

药后病退,惟脉少弦、身倦,用此方调补。

苍术 白术 浓朴 茯苓 滑石

水煎食前服.

人参 苍术 半夏 川芎 陈皮 木通 甘草

休息痢者,乃乍作乍止,或因邪气未曾涤尽,遽止而复作者是也。有因初愈不禁饮食,恣用浓味,及妄作劳而复作者是也。凡犯此者,皆名休息。

上 咀。水煎,下保和丸。又云∶加炒曲、甘草。

宝灵散 治一切痢疾神效.

煎服三之一饮之,可淡粥少少塞饥,又静坐养之。

又方 痢后脚弱渐细者。

当归 黄连 白芍 白术 山楂肉 石莲子 苍术 枳壳 麦芽 神曲 肉豆蔻 木香

叶先生患滞下,后甚逼迫,正合承气症。但气口虚,形虽实而面黄积白。此必平昔食过饱而胃受伤,宁忍二三日辛苦。遂与参、术、陈皮、芍药等补药十余帖。至三日后,胃气稍完,与承气二帖而安。苟不先补完胃气之伤,而遽行承气,恐病安之后,宁免瘦惫乎。

《病源》∶谷道虫者,由胃弱肠虚而蛲虫下乘之也。谷道肛门,大肠之候。蛲虫者,九虫之内一虫也,在于肠间。若腑脏气实,则虫不妄动;胃弱肠虚,则蛲虫乘之。轻者或痒或虫从谷道中溢出,虫状极细,形如蜗虫;重者侵蚀肛门而疮烂也。

苍术 酒芩 白芍酒柏

上制为末.每服大人二钱.小儿一钱.白痢姜汤下.赤痢白滚汤下.水泻米汤下.

脉候

上为末,粥丸。以四物汤加陈皮、甘草水煎,送下。

点眼散 治噤口并赤白痢.

〔世〕治痢,烟蜡丸

《内经》曰∶肠 便血,身热则死,寒则生。又曰∶肠 下白沫,脉沉则生,浮则死。

又方 痢后腰痛,两脚无力。

以首胎粪 雄黄 黄连 冰片

黄蜡不拘多少,用银篦挑于真香油灯上烧熏,落下水碗内,凡如此者七次,为丸如萝卜子大,每二十丸。

肠之候,身不热,脉不悬绝滑大者生;悬涩者死,以藏期之。又曰∶阴阳虚脱肠
死,泄而脱血,脉沉微,手足逆,皆难治。

陈皮 半夏 白芍 茯苓 苍术 当归 酒芩 白术 甘草

上为细末点两眼大 .

白痢,甘草汤下;赤痢,乌梅汤下。

《脉经》曰∶肠 下脓血,脉沉小流连者生,数大发热者死。又肠
筋挛脉细小安静者生,浮大坚者死。

上 咀。作一服,姜煎,食前。

胃风汤 治风冷乘虚.客于肠胃.水谷不化.及肠胃湿毒下如豆汁瘀血.

严氏曰∶凡下痢之脉微小者生,浮洪者难治。肠 下脓血,滑软者生,弦急者死。

又方 治小儿八岁,下痢纯血,作食积治。

肉桂 赤茯苓 人参 苍术 芍药 川芎 当归 粟壳

〔葛〕治重下,此即赤白痢。火熬豉令少焦,杵服一合,日三,效无比。又熬豉令焦,水一升,淋取汁,冷服治淋,日三服,有效。

仲景云∶下痢脉沉弦者重,脉大者为未止,脉微弱者为欲自止,虽发热不死。下痢手足厥冷无脉者,灸之不温,脉不出者死。下痢有微热而渴,脉弱者令自愈。下痢脉微数有微热汗出,令自愈;脉紧未愈。下痢脉滑而数者,有宿食也,宜下之。下痢脉微迟,痛未止,宜温之。

苍术 白术 黄芩 滑石 白芍 茯苓 甘草 陈皮 神曲

水煎温服.

治法

上 咀。水煎,下保和丸。

四味连香丸 治诸痢神效.

〔《食》〕治脾胃气虚,下痢久不已,肠滑不进食。用野雉一只,如食法细斫,着陈皮、葱、椒,调和盐酱,作馄饨熟煮,空心食之。

夫痢疾滞下,实由湿热郁久,食积停滞,而后滞下之疾作焉。初须通因通用之法,以涤去肠胃积滞,然后调和胃气,则可愈矣。若不疏涤,便欲止之,虽愈必发。此其所以为休息痢者是也。

治痢十法

黄连 大黄 木香 槟榔

其或恶寒发热,身首俱痛,此为表症,宜微汗和解,用苍术、川芎、陈皮、芍药、甘草、生姜三片煎。其或腹痛后重,小水短,下积,此为里症,宜和中疏气,用炒枳壳、制浓朴、芍药、陈皮、滑石、甘草煎。其或下坠异常,积中有紫黑血,而又痛甚,此为死血证,法当用擂细桃仁、滑石行之。或口渴及大便口燥辣,是名挟热,即加黄芩;或口不渴身不热,喜热手熨荡,是名挟寒,即加干姜。其或下坠在血活之后,此气滞症,宜于前药加槟榔一枚。其或在下则补,毒解积下,食自进。其或力倦,自觉气少,恶食,此为挟虚证,宜加白术、当归身,虚甚者加人参,又十分重者,止用此一条,加陈皮补之,虚回而利自止。其或气行血和积少,但虚坐努责,此为无血症,倍用当归身尾,却以生芍药、生地黄、生桃仁佐之,复以陈皮甘此汤,固肠丸未宜进用,盖固肠丸有去湿实肠之功。其或利后,糟粕未实,或食粥稍多,或饥甚方食,腹中作痛,切不可惊恐,当以白术、陈皮各半,煎汤和之,自安。其或久痢后,体虚气弱,滑下不止,又当以药涩之,可用诃子、肉豆蔻、白矾、半夏,甚者添牡蛎,可择用之。然须用陈皮为佐,恐大涩亦能作痛。又甚者,灸天枢、气海。上前方用浓朴,专泻滞凝之气。然浓朴性大温而散气,久服大能虚人,滞气稍行,即去之,余滞未尽,则用炒枳壳、陈皮,然枳壳亦能耗气,比之朴稍缓,比陈皮稍重。滞气稍退,当去之只用陈皮以和众药,然陈皮去白有补泻之功,若为参术之佐,亦纯作补药用。凡痢疾腹痛,必以白芍药、甘草为君,当归、白术为佐。恶寒痛者,加桂;恶热痛者,加黄柏。达者更能参以岁气时令用药,则万举万全,岂在乎执方而已哉!

上为末糊丸绿豆大.每服七十丸空心米饮下.有积自行.无积自止.如下痢色黑.大黄汤下.色紫地榆汤下.色红黄芩汤下.色淡姜汤下.色白肉桂汤下.色黄山楂汤下.水泻粟壳汤下.痛甚木香汤下.

〔丹〕噤口痢,胃中热甚,大虚大热故也。用人参黄连浓煎汁,终日细细呷之。

痢疾初起须去邪,久而虚者必是滑脱下陷,须提升涩脱,方可愈也。若初疏涤过而邪气尚未尽除,脉犹弦急,其人壮健,须再下之。

痢有气虚兼寒热,有食积,有风邪,有热有湿,有阳气下陷,而感受不一,当分治。泻轻痢重,诸有积以肚热缠痛推之,诸有气以肚如蟹渤验之,究其受病之源,决之对病之剂。大要以散风邪,行滞气,开胃脘为先,不可遽用肉豆蔻、诃子、白术辈以补住寒邪,不可投米壳、龙骨辈以闭涩肠胃。邪得补而愈盛,故证变作,所以日夕淹延而未已也。若升散者,以胃风汤、防风芍药汤、神术散、苍术防风汤、败毒散,皆可汗之。攻里若有湿者,用导水丸、兼郁承气汤、和中丸;若积滞用圣饼子、脾积丸;冷积用《局方》苏感丸;若湿热甚者,宜《宣明》玄青膏;若后重窘迫,用木香槟榔丸。色白者,属气;赤白者,属气血受病;赤黑相兼,属湿热;青绿杂色,是风与火湿。下血者,当凉血,当归、生地黄。赤者属血,《保命集》四物汤,和槐花、黄连、米壳醋炒。下利,脉沉弱而腹痛,用姜附汤,加对五苓理中。又机要浆水散若青色者外贴大过,饮食伤脾,为脾泄,《机要》白术芍药汤。湿胜,仙术炒用。若阴阳不分,当渗泄以五苓之类,或单用苤苡实炒为末,米饮调二钱。若气血俱虚,神弱者,以人参、白术、当归、芍药、炒茯苓,少加黄连服之,或钱氏白散,又或十补汤佳。若暑痢而脉虚者,香薷饮,或清暑益气,又或六和汤、藿香正气各加木香半钱,名木香交加散。若白痢下如冻胶,或鼻涕,此属冷痢,宜除湿汤加木香一钱。虚弱者,亦与十补汤。赤痢发热者,以败毒散加陈仓米一撮煎。下痢小便不通者,黄连阿胶丸

固肠汤 治冷热不调.下痢赤白.

如吐再吃,但一呷下咽,便开。又宜封脐,引热下行,用田螺肉捣碎,罨脐中,入麝香少许。

胃风汤 治风冷入于肠胃,泄下鲜血,或肠胃湿毒,下如豆汁或瘀血。

木香 陈皮 白芍 当归 人参 枳壳 粟壳 诃子肉 茯苓 干姜

《原病武》云∶或曰∶白痢既非寒病,何故服辛热之药亦有愈者邪?盖辛热之药能开发肠胃郁结,使气液宣通,流湿润燥,气和而已。此特其一端也。甚至先曾通泻,或因凉药太多,气虚下陷,脉微沉细,四肢厥冷,即宜温补,升阳益胃汤、干姜理中汤之属是也。夫治初痢者,当以苦寒治之,或略加辛药佐之则可。盖辛能发散开郁,如钱氏香连丸之类是也。

人参 茯苓 川芎 当归 桂 白术 白芍

水煎温服.

〔世〕痢疾不纳饮食者,俗谓之噤口痢,以脉症辨之。如脾胃不弱,问而知其头疼心烦,手足温热,未尝多服凉药者,此乃毒瓦斯上冲心肺,所以呕而不食。宜用败毒散,每服四钱,陈仓米一百粒,姜三片,枣一枚,水一盏半,煎八分温服。若其脉微弱,或心腹膨胀,手足厥冷,初病则不呕,因服罂粟壳、乌梅苦涩凉药太过,以致闻食先呕者,此乃脾胃虚弱,用山药一味,锉如小豆大,一半入银瓦铫内炒熟,一半生用,同为末,饭饮调下。

至云概不可用热药,亦非治法通变之精妙也。故曰∶治痢温补,要合时宜。

上锉。水煎入粟米百余粒同煎。腹痛,加木香。

连薷汤 治受暑下痢鲜血.

又方
用石莲槌去壳,留心并肉碾为末,每服二钱,陈米饮调下。此疾盖是毒瓦斯上冲心肺,借此以通心气,便觉思食,效。

噤口痢石莲肉

黄连 香薷 乌梅

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机要》云∶后重则宜下,腹痛则宜和,身重则除湿,脉弦则去风,脓血稠粘,以重剂竭之。身冷自汗,以热药温之。风邪内结,宜汗之;
溏而痢,宜温之。又云∶在外发之,在里者下之,在上者涌之,下陷者举之,小便涩者分利之。又云∶盛者和之,去者送之,至者止之。兵法云∶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之谓也。

上为末。服二钱,陈仓米汤调下,便觉思食。使以日照东方壁土炒真橘皮为末,姜枣略煎佐之。

水煎食前服.

《秘藏》云∶假令伤寒,饮食
胀,满而飧泄者,宜温热之剂以消导之。伤湿热之物,而成脓血者,宜苦寒之剂以内收之。风邪下陷者升举之,湿气内胜者分利之,里急者下之,后重者除之调之,腹痛者和之。洞泻肠鸣,无力不及粘衣,其脉弦细而弱者,温之收之。脓血稠粘,至圊而不能便,其脉洪大而有力者,寒之下之。

戴人木香槟榔丸

升阳除湿汤 治痢久脾阴下陷.里急后重.至圊不能便.

〔《局》〕香连丸 治下痢赤白,里急后重。

木香 槟榔 青皮 陈皮 广术 枳壳 黄连 黄柏 大黄 丑末 香附

苍术 白术 茯苓 白芍 防风 木通 车前

黄连 木香

仲景云∶治痢可下者,悉用承气等汤。大黄之寒,其性善走;佐以浓朴之温,善行滞气;缓以甘草之甘。饮以汤液,灌涤肠胃,滋润轻快,积行即止。《局方》用砒、丹、巴、
,类聚成丸,其气凶暴,其体滞积,气虽行而毒瓦斯留连。纵有劫病之效,而肠胃清纯之气宁无损伤之患乎?久而可用温药者,乃用姜附温之。《局方》例用热药为主,涩药为佐,甚非理也。

上为末,木丸梧子大。每五六十丸,煎水下,量虚实与之。《绀珠》多三棱、黄芩、当归,分两不同。

水煎食前服.

上为细末,醋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饭饮下。

故云∶通剂宜早,温涩宜迟。此因时制宜之妙用也。

调胃承气汤

凡先泻而后痢者,逆也。又复通之而不已者,虚也。脉微迟者,宜温补;脉弦数者,为逆主死。

芒硝 甘草 大黄

〔钱〕豆蔻香连丸
治泄泻,不问寒热赤白,阴阳不调,腹胀攻痛,可用如神。

腹痛,以白芍甘草为君,当归白术为佐。恶寒者加桂,恶热者加柏皮。腹痛因肺金之气郁在大肠之间,以苦梗发之,后用痢药。

上锉。每服,临期斟酌多少,先煮二味熟,去渣,下硝,上火煮二三沸,顿服之。

黄连 肉豆蔻 木香

初痢腹痛,切不可骤用温药补药,姜、桂、参、术之属,惟久痢气虚胃弱而后用之可也。

大承气汤

上为细末,粟米饭丸,米粒大。每服米饮下十丸,至二三十丸,日夜各四五服,食前。

后重者,乃积与气堕下之故,兼升兼消,尤当和气,木香槟榔丸、保和丸之类。

大黄 浓朴 枳实 芒硝

身热挟外感不恶寒者,用小柴胡去人参;发热恶寒,身首俱痛,此为表证,宜微汗和解之,以苍术、川芎、陈皮、芍药、甘草、生姜煎服。

每服看证斟酌多少,先煮二物至七分,去渣;纳大黄,煮八分,去渣,纳芒硝,煎一二沸,温服。

〔杜〕治气痢泻、里急后重神妙方。宣连二两,干姜半两,各为末。每用连二钱,姜半钱,和匀,空心温酒下。

发热不止者属阴虚,用寒凉药兼升药温脾药。

小承气汤

温热为痢不渴者,建中汤加苍术、茯苓,煎下保和丸。

大黄 浓朴 枳实

〔罗〕黄连阿胶丸
治脾胃气冷热不调,下痢赤白,状如鱼脑,里急后重,脐腹疼痛,口燥烦渴,小便不利。

湿热下痢,小便涩少,烦渴能食,脉洪大而缓,腹痛后重,桂苓甘露饮送下保和丸。

上锉。看证斟酌多少用之。

黄连 茯苓 阿胶

湿多热少,脾胃不和,食少腹痛,后重夜多痢下,胃苓汤送下保和丸。脾胃不和,食少腹胀痛,后重,脉弦紧,平胃散加芍药、官桂、葛根、白术、茯苓,煎下保和丸。气虚面色萎黄,或枯白色,人瘦弱,痢频并痛,后重不食,脉微细或微汗时出,黄
建中汤。

防风芍药汤

上各为末,水调阿胶和药,众手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温米饮汤下。

肛门痛,因热留于下也,木香、槟榔、芩、连加炒干姜。仲景治肛痛,一曰温之,一曰清之。若病久身冷自汗,脉沉细,宜温之。初病身热,脉洪大,宜清之。

防风 芍药 黄芩

下血者,宜凉血活血,当归、黄芩、桃仁之类。有风邪下陷者,宜升提之,盖风伤肝,肝主血故也。湿热伤血者,宜行湿清热。

上 咀。每服半两,水煎温服。

〔仲〕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

血痢久不愈者,属阳虚阴脱,用八珍汤加升举之药。甚有阳虚阴脱不能固,阵阵自下血,手足厥冷,脉渐微缩。此为元气欲绝,急灸气海穴,用附子理中汤,稍迟之则死。

神术散

下痢久而气血大虚,腹痛频并,后重不食,或产后得此证,用四君子汤加当归、陈皮、糯米煎服。

苍术 本 川芎 羌活 粉草 细辛

〔仲〕下痢脓血,里急后重,日夜无度,宜导气汤。

痢疾下坠异常,积中有紫黑血,而且痛甚者,此为死血证,用桃仁细研及滑石行之。

上为粗末。每服三钱,姜三片煎。要出汗,加葱白。

芍药 当归 大黄 黄芩 黄连 木香 槟榔

下痢红多身热,益元散加木通陈皮炒芍药白术汤送下保和丸、香连丸之属。

苍术防风汤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渣温服。如未止再服,下后重则止。

下痢白多者,用芍药白术陈皮甘草汤送下香连丸。

苍术 防风

下痢如豆汁者,湿也。脾胃为水谷之海,无物不受,常兼四脏,故有如五色之相染,当先通利之。此迎而夺之之义也。如虚者须审之。

姜七片煎。

〔洁〕大瘕泄者,里急后重,数至圊而不能便,茎中痛,用清凉饮子主之,其泄自止。茎中痛者,属厥阴,加甘草。里急后重多者,属少阴,加大黄,令急推去旧物,则轻矣。《内经》曰∶因其重而减之。又云∶在下者,引而竭之。

凡痢疾已减十之七八,秽积已尽,糟粕未实,用炒芍药白术炙甘草陈皮茯苓汤,下固肠丸三四十粒。此丸性燥,有去湿实肠之功。若积滞未尽者,不可遽用。

败毒散

里急后重,数至圊而不得便,皆宜进退大承气汤主之。

痢后糟粕未尽,或食粥稍多,或饥甚方食,腹中作痛者,以白术、陈皮二味煎服和之自安。

羌活 独活 人参 甘草 柴胡 前胡 茯苓 枳壳 川芎 桔梗

进承气法
治太阴症不能食是也。当先补而后泻,乃进药法也。先锉浓朴半两姜制,水一盏,煎至半盏服。若二三服未已,胃有宿食不消,加枳实二钱,同煎服。二三服泄又未已,如不加食,尚有热毒,又加大黄三钱推过。泄未止者,为肠胃久有尘垢滑粘,加芒硝半合,垢去尽则安矣。

如气行血和积少,但虚坐努责,此为无血证,倍用当归身、芍药、生地黄,佐之以桃仁泥,和之以陈皮,血生自安。

上锉。每服四钱,水一盏,姜三片,薄荷五叶煎。热服,寒多则热服,热多则温服。伤湿,加白术;脚痛,加天麻。

退承气法
治阳明症能食是也。当先泻而后补,乃退药法也。先用大承气五钱,水一盏,根据前法煎至七分,稍热服。如泻未止,去芒硝,减大黄一半,煎二服。如热气虽已,其人心腹满,又减去大黄,但与枳实浓朴汤,又煎二三服。如腹胀满退,泄亦自安,后服浓朴汤数服则已。

如力倦气少,脾胃虚而恶食,此为挟虚证,用四君子汤加当、芍补之,虚回而利自止。

神芎导水丸

凡痢疾之证,要审患人体气浓薄,曾无通泻,及用攻积苦寒之药多寡,诊其脉有力无力,及正气邪气有余不足,对证施治,未为弗效也。今医治痢,峻用下剂及苦寒破滞太过,鲜不以为后艰,况年高与体弱者,遂致元气虚陷,反不能支。胃气既虚,其痢益甚。有脉微阳气下陷入阴中,则脱血阵阵而下者,医尚谓为血痢不已,仍用苦寒,寝至脉绝,四肢厥逆而死者,曷可胜纪?且今世之人患痢疾者,多有脾胃先虚而后积滞,通滞下剂亦惟酌量斯可矣。稍有过之,遂至虚脱,难收桑榆之效,盖有由焉。

大黄 黄芩 丑末 滑石

〔垣〕感应丸 治下痢赤白后重,迟涩。

久痢体虚气弱,滑脱而痢不止,徒知以涩药止之,诃子、豆蔻、粟壳、白矾、牡蛎固皆用之,亦有不止。殊不知元气下陷,当用升提补气,如参、
、升麻、陈皮、沉香,佐之以收涩之药,自然奏效。甚者速灸气海、天枢、百会。

上为末,滴水丸。每四五十丸,温水下。

禁口痢,胃口热甚故也,用黄连、人参、石菖蒲、石莲子煎服。如吐,强呷之,但得一口下咽便好,用田螺捣如泥纳脐中,引火气下行。胃口热郁,当开以降之,切不误用丁香、砂仁辛热之药,以火济火。

和中丸

〔丹〕或曰∶治后重疏通之剂,罗谦甫水煮木香膏、东垣白术安胃散等,方已尽矣。又有用御米壳等固涩之剂亦可愈,何也?曰∶后重本因邪压大肠坠下,故大肠不能升上而重,是以用大黄、槟榔辈,泻其所压之邪。

小儿痢疾,用黄连、黄芩、大黄、甘草煎服。赤痢加桃仁、红花,白痢加滑石末同煎。

白术 浓朴 陈皮 半夏 槟榔 枳实 甘草 木香

今邪已泻,其重仍在者,知大肠虚滑,不能自收而重,是以用御米壳等涩剂,固其滑,收其气,用亦愈也。然大肠为邪坠下之重,其重至圊后不减;大肠虚滑不收之重,其重至圊后随减,以此辨之,百发百中也。其或下坠异常,积中有紫黑血,而又痛甚,此为死血症,法当用擂细桃仁、滑石行之。或口渴及大便口燥辣,是名挟热,即加黄芩。或口不渴,身不热,喜热手熨荡,是名挟寒,即加干姜。

一小儿八岁下痢纯血,作食积治,苍术、白术、黄芩、芍药、滑石、茯苓、甘草、陈皮、神曲煎汤,下保和丸。

上用生姜自然汁浸,蒸饼为丸。每三十丸,温水下,食远。

八婶将产患痢,脉细弦而稍数,后重里急。

凡下痢纯血者,如尘酱色者,如屋漏水者;大孔开而不收,如竹筒者,唇如朱红者,俱死。如鱼脑髓者,身热脉大者,俱半死半生。

圣饼子

滑石 芍药 枳壳 木通 甘草 白术 茯苓桃仁每帖九枚,研同前。

久痢六脉沉弱,诸药不效,以十全大补汤加姜枣,少入蜜煎服。

黄丹 定粉 密陀僧 舶上硫黄 轻粉

青田人,肚痢,红紫血,下坠逼迫,不渴不热。

药方

上为细末,入白面四钱,滴水和为指尖大,捻作饼子,阴干。食前,浆水磨化服之,大便黑色为妙。

白术 芍药 陈皮 枳壳 归身 滑石 甘草 桃仁

黄连枳壳汤
治痢疾初作,多由湿热,但下之后,即服此汤一二剂,并无再作,百发百效。

苏感丸

分八帖,下实肠丸三十粒。

川黄连 枳壳 当归 白芍药 茯苓 泽泻 青皮 槟榔木香 甘草

以苏合香丸与感应丸二药和匀,如粟米大。每五丸,淡姜汤空心下。

一丈夫因酒多下血,肚疼,后重成痢。

上咀,作一服,水二钟、姜三片,煎一钟,食前温服。湿热积滞,初作炽迫者,宜下之,加大黄、朴硝各二钱。血痢,加黄芩、地榆、川芎、桃仁各六分。白痢,加吴茱萸五分。

《宣明》玄青膏

滑石 连翘 黄芩 木通 芍药 枳壳 白术 甘草 桃仁 分四帖服。

腹痛者,倍芍药加玄胡索、泽兰叶。赤白兼下者,加桃仁、滑石、归尾、陈皮各五分。未痢久弱下后来愈,去芩、连加归尾、芍药、川芎、熟地黄、白术、阿珠各一钱。湿甚小水少,加木通、泽泻、山栀、茯苓各五分。下后二便流利,惟后重不去,此气陷于下也,升麻、川芎提之。痢久气血两虚者,八物汤养之。痢久滑泄,二便流利,腹中清,加粟壳、诃子、阿胶之类涩之。

黄连 黄柏 大黄 甘遂 芫花 大戟 丑头末 轻粉 青黛

后重,积与气坠下,服升消药不愈者,用秦艽、皂角子、煨大黄、当归、桃仁、枳壳、黄连等剂。若大肠风盛,可作丸服。

芩连芍药汤痢疾只是湿热食积三者,起初只要下之,泻去肠胃中之湿热,开郁结之气,消化食积之滞,无过通因通用而已。下后未愈,随证调之,久则不可下,脾胃虚故也。邪气未去者,形气实,虽久亦可下。

上为末,水丸小豆大。初服十丸,每服加十丸,日三,以快利为度。

自古治里急后重,但用槟榔、木香调气,及大黄下积。至丹溪,始用桃仁、滑石活死血,如鼓应桴,实发前人之所未发也。

黄芩 黄连 白芍药枳壳 木香 槟榔 甘草

《保命集》四物汤

其或下坠在血活之后,此为气滞症,宜前药加槟榔一枚。后重当和气,积与气坠下者,当兼升兼消。

上咀,作一服,水盏半加灯心枣子,煎八分,食前空心服。腹痛,加当归、砂仁,再加木香、芍药。后重,加滑石、枳壳、槟榔、芍药、条芩。白痢,加白术、白茯苓、滑石、陈皮。红痢,加芎、归、桃仁。红白相杂,加芎、归、桃仁以理血,滑石、苍术、陈皮以理气。食积,加山楂、枳实。下痢纯血,加川芎、当归、槐花、生地黄。久不愈,减芩、连,去槟榔、枳壳加阿胶、侧柏叶、黑干姜、白术、陈皮。痢久后重不减者,此大肠下坠,去槟榔、枳壳,用条芩、升麻以提之。呕吐,加石膏、陈皮、栀子仁入姜汁缓缓呷之,以泻胃口之热。气血两虚久痢不已者,以四物汤加芩连、陈皮、阿胶之类补之自止。有虚甚下陷而滑脱者,更加龙骨、赤石脂、罂栗壳、乌梅肉等药收涩之。初痢可下之,加大黄、朴硝各三钱。

本方内加槐花、黄连、御米壳等分。

黄芩芍药汤 治泻痢腹痛,或后重身热,久而不愈,脉洪数者及脓血稠粘者。

姜附汤 理中汤 并见中寒类。

〔仲〕泄痢下重者,以水五升,煮薤白三升,至二升,去渣,以四逆散方寸匕内汤中,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

黄芩 白芍药 甘草

五苓散 见中暑类。

上咀,作一服,水盏半煎至一盏,温服。腹痛甚,加桂二分。脓血甚者,加归、连各一钱。

浆水散

〔《食》〕主赤白痢下。薤白一握,切煮作粥食。

芍药汤
治痢下血,调气。溲而便脓血,知气行而血止也。行血则便脓自愈,和气则后重自除,此药是也。

半夏 附子 干姜 桂 甘草 良姜 柴胡 白术 茯苓 泽泻 黄 人参半夏 甘草 黄连
陈皮 白芍

芍药 当归 黄连 黄芩 肉桂 槟榔 炙甘草 木香大黄

上 咀。每服三钱,水煎,入姜枣,温服。

〔丹〕其或气行、血和、积少,但虚坐努责,此为亡血症。倍用当归身、尾,却以生地黄、生芍药、生桃仁佐之,复以陈皮和之,血生自安。

上咀,作一服,水二盏煎一盏空心服。初病里急后重窘迫甚者,加朴硝,倍大黄煎服。腹中痞满,气不宣通,加浓朴、枳实。下血者,加黄柏、地榆。

曲芎丸

黄连汤 治大便后下血,腹中不痛,谓之湿毒下血。

川芎 神曲 白术 附子

〔垣〕虚坐而不得大便,皆因血虚也,血虚则里急,加当归身。凡后重逼迫而得大便者,为有物而然,今虚坐努责而不得大便,知其血虚也,故用当归为君,生血药佐之。

黄连 当归

上为细末,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温米饮下。此药亦治飧泄。

凡诸用承气等药推积之后,仍后重者,乃阳不升也,药中当加升麻,升其阳其重自去也。

上咀,作一服,水盏半煎一盏,去渣温服。

《机要》白术芍药汤

芍药黄连汤 治大便后下血,腹中痛,谓之热毒下血。

白术 芍药 甘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