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无奈乎医者盲澳门威斯尼斯人手机版,宣泄血络之秽毒

2020年4月10日 - 医疗资讯

陈 十五岁 乙丑六月二十五日
病久阴伤已极,骨瘦如柴,又加卒然中暑,中热气,舌绛芒刺,唇干液涸,无怪乎痉厥神昏,十指蠕动,危险之至。以脉尚浮弦而芤,勉与一面大队填阴,兼咸以止厥法。
先与紫雪丹二钱,凉水和服,共服六钱。

章 七十岁 温热发斑,咽痛。

初六日
风温,脉浮数,邪在上焦。胸痞微痛,秽浊上干清阳。医者误认为痰饮阴邪之干清阳,而用薤白汤。又有误认伤寒少阳经之胁痛,而以小柴胡治之者。逆理已甚,无怪乎谵语烦躁,而胸痞仍不解也。议辛凉治温以退热,芳香逐秽独以止痛。

甘 二十四岁 壬戌六月二十九日
暑温邪传心包,谵语神昏,右脉洪大数实而模糊,势甚危险。

赵氏 五十五岁 乙丑三月十八日
六脉弦而迟,沉部有,浮部无,巅顶痛甚,下连太阳,阳虚内风眩动之故。

白芍 细生地 犀角 羚角 麻仁 炙甘草阿胶 生鳖甲 牡蛎

生石膏 人中黄 苦桔梗 知母 射干 芥穗

连翘 知母 藿香梗 银花 苦桔梗 牛蒡子人中黄 薄荷 石膏 广郁金

细生地 知母 银花 元参 连翘 生甘草麦冬 竹叶 生石膏

桂枝 白芍 生 炙甘草 川芎 全当归生姜 大枣 胶饴

浓煎,缓缓服。

元钱)

牛黄清心丸一丸,日三服。

煮三碗,分三次服。牛黄丸,紫雪丹。

辛甘为阳,一法也;辛甘化风,二法也;兼补肝经之正,三法也。服二帖。

二十八日 神识未清,间有谵语。

苇根、白茅根煎汤,煮成四碗,日三服,夜一服。

初七日
风温误汗,昨用芳香逐秽,虽见小效,究未能解。今日脉沉数,乃上行极而下也,渴甚。议气血两燔之玉女煎法,合银翘散加黄连。夜间如有谵语,仍服牛黄丸。

温邪入心包络,神昏痉厥,极重之症。

初十日 阳虚头痛,愈后用 建中。

炙甘草 麦冬 真大生地 生鳖甲 阿胶 麻仁 犀角 生白芍

温斑三日,犹然骨痛,胸痛,咽痛,肢厥,未张之秽热尚多,清窍皆见火疮,目不欲开,脉弦数而不洪,口干燥而不渴。邪毒深居血分,虽有药可治,恐高年有限之阴精,不足当此燎原之势,又恐不能担延十数日之久,刻下趁其尚在上焦,频频进药,速速清阳。再以芳香透络逐秽,俾邪不入中下焦,可以望愈。

生石膏 连翘 知母 生甘草 丹皮 真川连银花 细生地 连心麦冬

连翘 竹叶 银花 生石膏 细生地 甘草知母 麦冬

白芍 桂枝 生姜 生 炙甘草 大枣 胶饴

七月初一日 邪少虚多,用复脉已当,但舌上黑苔未化,宿粪未见,兼加润法。

约二时间服紫雪丹二分,宣泄血络之秽毒。

煮取三碗,分三次服。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再服紫雪丹。

生白芍 炙甘草 麦冬 真大生地 阿胶 麻仁 犀角 生鳖甲 元参

连翘 银花 犀角 薄荷 牛蒡子 丹皮人中黄 桔梗 白茅根 元参 郁金 藿香梗
炒黄芩 芥穗 马勃 苇根 射干

初八日 大势已解,余焰尚存,今日脉浮,邪气还表。


少阳头痛,本有损一目之弊。无奈盲医不识,混用辛温,反助少阳之火,甚至有用附子雄烈者,无奈乎医者盲,致令病者亦盲矣。
况此病由于伏暑发疟,疟久不愈,抑郁而起肝之郁勃难伸,肝愈郁而胆愈热矣。现下仍然少阳头痛未罢,议仍从少阳胆络论治。

煮成三杯,分三次服。

周十二时八帖。

连翘 麦冬 银花 白芍 丹皮 炒知母 黄芩炭 细生地 生甘草

周 五十二岁 壬戌年七月十四日
世人悉以羌防柴葛,治四时杂感,竟谓天地有冬而无夏,不亦冤哉!以致暑邪不解,深入血分成厥,衄血不止,夜间烦躁,势已胶锢难解,焉得速功。

桑叶 茶菊 羚角 青葙子 钩藤 丹皮 麦冬 麻仁 桔梗 生甘草 刺蒺藜 苦丁茶

初五日
服前药五帖,见宿粪碗许,黑苔已化,但神识尚未十厘清楚,用三加复脉加犀角,即于三甲复脉汤内,加∶

照前方加金汁五匙,仍周十二时服八帖。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鲜芦根 丹皮 荷叶边 羚羊角 元参 杏仁桑叶 滑石 犀角 细生地

犀角

照前方加犀角三分,黄连三分,炒枯,仍周十二时八帖。

初九日
脉沉数有力,邪气入里,舌老黄微黑,可下之。然非正阳明实证大满、大痞可比,用增液足矣。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陈 三十五岁 乙丑十月二十二日
少阳风动,又袭外风为病,头偏左痛,左脉浮弦而数,大于右脉一倍,最有损一目之弊。议急清胆络之热,用辛甘化风方法。

初八日 神识仍未清楚,汤药照前,间服牛黄丸三丸。

邪有渐化之机,但心火炽盛,阴精枯而被烁,当两济之。

元参 麦冬 细生地

十五日
厥与热似乎稍缓,据云夜间烦躁亦减,是其佳处;但脉沉弦细数,非痉厥所宜,急宜育阴而恋阳,复咸以止厥法。

羚角 茶菊 桑叶 苦桔梗 生甘草 丹皮青葙子 薄荷 刺蒺藜 钩藤

犀角 银花 生白芍 细生地 连翘 麦冬 黄连 丹皮 生甘草 白茅根 鲜荷叶

煮成三碗,分三次服完。如大便不快,再作服,快利停服。

生地 元参 麦冬 生白芍 桑叶 羚羊角 丹皮 犀角 生鳖甲

水五杯,煮取两杯,分二次服,渣再煎一杯服,日二帖。

陈 三岁 九月十六日 燥气化火,壮热,舌黄,脉数,螈
而厥,法宜清凉解肌,切忌发表。

煮成四碗,分四次服。

初十日
昨服增液,黑粪已下。舌中黑边黄,口渴,面赤,脉浮,下行极而上也。自觉饥甚,阳明热也。仍用玉女煎加知母,善攻病者,随其所在而逐之。

日服二帖。

二十五日 于前方内加∶

薄荷 羚角 杏泥 连翘 银花 丹皮生甘草 牛蒡子 苦桔梗 黄芩

仍用前药一帖,先煮半帖,约八分二杯,除先服昨日余药一碗外,晚间服此二碗,余药明早煮成,缓缓服之。

生石膏 细生地 生甘草 生知母 麦冬 白粳米

十六日
脉之弦刚者,大觉和缓,沉者已起,是为起色;但热病本属伤阴,况医者误以伤寒温燥药五六帖之多,无怪乎舌燥如草也。议启肾液法。

木贼 蕤仁 减薄荷 头痛眼蒙甚。

共为粗末,分五包,一时许服一包。芦根汤煎,去渣服。

如前日法,邪去八九,收阴中兼清肺胃血分之热而护津液。

断不可食粥,食粥则患不可言。

元参 丹皮 桑叶 犀角 天冬 麦冬 沙参 银花 生鳖甲

日三帖,少轻日二帖。

十七日 燥气化火,身壮热,渴甚,于前方内加
石膏、炒知母、麦冬,去牛蒡、薄荷、丹皮、羚羊。

生白芍 大生地 沙参 炙草 柏子霜 火麻仁 麦冬 白茅根

十一日 邪少虚多,用复脉法,二甲复脉汤。

日服三帖。

十一月初八日 于前方内加∶

石膏 炒知母 麦冬 细生地 银花 连翘 苦桔梗 生甘草 杏仁 黄芩

八分三杯,三次服。

十七日 即于前方内加∶

蕤仁 麦冬 白茅根

里热甚,胸闷骨痛,必须补阴而不宜呆腻。

姚 三十二岁 三月初二日
风温误认伤寒发表,致令神呆谵语,阳有汗,阴无汗,大便稀水不爽,现下脉浮,下行极而上也。先渴今不渴者,邪归血分也。

连翘 鲜荷叶边 细生地

岳 八个月 六月二十八日 未及岁之儿,瘟毒头肿,螈
而厥,壮热气促,脉及数大。
恐真阴不胜阳邪,先以普济消毒饮宣毒外出,必去升麻、柴胡之直升少阳阳明者,加犀角、羚羊、泻心胆之热。

生白芍 沙苑子 细生地 沙参 麦冬 柏子霜 冰糖 广皮炭

连翘 银花 元参 竹叶心 丹皮 犀角 桑叶 甘草 麦冬

再按∶暑热之邪,深入下焦血分。身半以下,地气主之。热来甚于上焦,岂非热邪深入之明征乎?必借芳香以为搜邪之用。不然,恐日久胶固之邪一时难解也,则真阴正气日亏一日矣,紫雪丹之必不可少也。

章 四十三岁
衄血之因,由于热行清道,法当以清轻之品,清清道之热。无奈所用皆重药,至头偏左痛,乃少阳胆络之热,最有损一目之患,岂熟地桂附鹿茸所可用。
悖谬极矣,无怪乎深痼难拔也。勉与清少阳胆络法,当用羚羊角散,以无羚羊,故不用。

连翘 大力子 薄荷 人中黄 苦桔梗 芥穗元参 马勃 天虫 银花 鲜荷叶 鲜芦根

牛黄清心丸,三次服六丸。

紫雪丹 分三次服。

苦桔梗 苦丁茶 连翘 甘草 钩藤 银花 桑叶 丹皮 薄荷 茶菊 白蒺藜

共为细末,分八包,一时许服一包。

王 三十八岁 五月初十日
温热系手太阴病,何得妄用足六经表药九帖之多。即以《伤寒论》自开辟以来,亦未有如是之发表者。
且柴胡为少阳提线,经谓少阳为枢,最能开转三阳者。今数数用之,升提太过,不至于上厥下竭不止。汗为心液,屡发不已,既伤心用之阳,又伤心体之阴,其势必神明内乱,不至于谵语颠狂不止也。今且救药逆,治病亦在其中。温病大例四损重逆难治。何谓四损?一曰老年真阳已衰,下虚阴竭;一曰婴儿稚阴稚阳未充;

初三日
昨用清膻中法,今日神识稍清,但小便短,脉无阴,大便稀水。议甘苦合化阴气法,其牛黄丸仍服。

十八日
厥已回,面赤,舌干黑苔,脉洪数有力,十余日不大便,皆下证也。人虽虚,然亦可以调胃承气小和之。

共为细末,每服二钱,日三次,每服白扁豆花汤调,外以豆浆一担,熬至碗许,摊贴马刀患处,以化净为度,必须盐卤点之,做豆腐水,并非可吃之豆腐浆。

犀角 羚羊角

一曰产妇大行血后,血舍空虚,邪易乘虚而入;一曰病久阴阳两伤。何谓重逆?《玉函经》谓∶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今犯逆药至九帖之多,岂止重逆哉!

大生地 真川连 生牡蛎 黄芩 丹皮 犀角麦冬 人中黄

生大黄 元明粉 生甘草

于前药每包加五分同煎。

连翘 银花 薄荷 麦冬 丹皮 桑叶 元参 细生地 羚羊角

水八碗,煮取三碗,分三次服。明早再一帖。

先用一半,煎一茶杯,缓缓服,俟夜间不便,再服下半剂。。便后用此方∶

附∶有一人素有肝郁痰火,项间致成马刀,外用蒲黄夏布贴患处,内服元参、贝母、牡蛎为丸,百日收功。

辛凉芳香甘寒法,辛凉解肌分发越太过之阳,甘寒定骚扰复丧失之阴,芳香护膻中,定神明之内乱。

初四日 即于前方内去犀角,加∶

生白芍 大生地 麦冬 生鳖甲

二十七日
复诊症小效,脉尚仍旧,照前清少阳胆络方,再服二三帖,俟大效后再议。

吴 三岁 六月初九日 辰刻以跌扑惊后螈
,至戌正始醒,醒后身大热,口渴,脉数,舌无苔,
用复脉汤六帖。热退脉静,又服二帖而安。

十一日
过服辛温,汗出不止,神明内乱,谵语多笑,心气受伤,邪气乘之,法当治以芳香。

生鳖甲 白芍

十九日
大下宿粪如许,舌苔化而干未滋润,脉仍洪数,微有潮热,除存阴无二法。

五月初二日
此时无扁豆花为引,改用鲜荷叶边煎汤为引亦可。少阳络热,误用峻补阳气,以致头目左半麻木发痒,耳后痈肿,发为马刀。现下六脉沉洪而数,头目中风火相扇,前用羚羊角散法,虽见小效,而不能大愈。议加一煎方,暂清脑户之风热,其散方仍用勿停。

紫雪丹 每服一钱。其汤药仍服前方,日二帖。

初五日 大热已减,余焰尚存,小便仍不快,用甘苦合化阴气法。

生白芍 沙参 炙甘草 麦冬 丹皮 牡蛎天冬 大生地 鳖甲

苦桔梗 侧柏叶炭 荷叶边 辛夷 生苓 黑山栀 苍耳子 桑叶 连翘 茶菊六月初三日
细阅病状,由少阳移于阳明,加∶

尹 十五岁 卒中暑风螈 口歪,四肢抽掣,头微痛,与清少阳胆络法。

十二日
《灵枢》温热论曰∶狂言失志者死。况加以肢厥,冷过肘膝,脉厥六部全无,皆大用表药,误伤心阳,致厥阴包络受伤之深如是。现下危急之秋,只有香开内窍,使锢蔽之邪,一齐涌出方妙。且喜舌苔之板者已化,微有渴意,若得大渴,邪气还表,脉出身热,方是转机。即于前方内加犀角三钱,如谵语甚,约二时辰,再服紫雪丹一钱。

细生地 炒黄柏 丹皮 炒知母 连心麦冬 生甘草 生白芍 生牡蛎 生鳖甲 黄芩

日服二帖。

生石膏 知母 葛根

羚角 连翘 生甘草 桑叶 薄荷 苦桔梗 茶菊 银花 钩藤 丹皮

十三日
肢厥脉厥俱有渐回之象,仍服前方二帖。晚间再服紫雪丹一钱,牛黄丸一粒。

今晚一帖,明日二帖。

二十一日
小便短而赤甚,微咳,面微赤,尺脉仍见数洪象,议甘润益下,以治虚热,少复苦味,以治不尽之实邪。且甘苦合化阴气而利小便也。按∶甘苦合化降气利小便法,举世不知,在温热门中诚为利小便之上等法。盖热伤阴液,小便无由而生,故以甘润益水之源;小肠火腑,非苦不通,为邪热所助,故以苦药泻小肠而退邪热。甘得苦则不呆腻,苦得甘则不刚燥,合而成功也。

十二日
偏头痛系少阳胆络病,医者误认为虚,而用鹿茸等峻补其阳,以致将少阳之热,移于阳明部分,项肿牙痛,半边头脸肿痛,目白睛血赤,且闭不得开,如温毒状,舌苔红黄,六脉沉数有力。议与代赈普济散,急急两清少阳阳明之热毒。

五帖全愈。

明早有谵语,仍服紫雪丹一钱,不然不必服。

初七日 温病已解,邪少虚多,用复脉法。

炙甘草 生鳖甲 生白芍 元参 阿胶 麦冬麻仁 丹皮 沙参 黄连

代赈普济散十包,每包五钱。用鲜芦根煎汤,水二杯,煮成一杯。去渣先服半杯,其下半杯噙化,得稀涎即吐之。一时许再煎一包,服如上法。

十四日 厥虽回而哕,目白睛,面色犹赤。

真大生地 炒白芍 连心麦冬 炙甘草 麻仁 生牡蛎 知母 黄柏 生阿胶

二十二日 已得效,仍服前方二帖。

十六日
舌黄更甚,脉犹数,肿未全消,目白睛赤缕,自下而上,其名曰倒垂帘,治在阳明,不比自上而下者,治在太阳也。

百 五岁 痘后余邪,入少阳阳明二络,但唇口与眼皮螈
,致饮食不能收合,每从口张时随落出,四肢不掣,与清二经之络法。

连翘 元参 丹皮 银花 麦冬 犀角 细生地 石膏 羚羊角

三帖三日。

二十三日 复脉复苦法,清下焦血分之阴热。

代赈普济散,每日服五包,咽下大半,漱吐小半。每包生石膏三钱,煎成一小碗,服二日。外以不去心麦冬一两,分二次煎代茶。

苦桔梗 丹皮 连翘 生甘草 细生地 银花 桑叶 麦冬 钩藤 刺蒺藜 茶菊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十一日
热淫所遏,其阴必伤,议于前方内去黄柏、知母,加鳖甲、沙参,以杜病后起燥之路。即于前方内去知母、黄柏、加∶

炙甘草 生鳖甲 麦冬 生白芍 阿胶 丹皮麻仁 天冬 元参

十八日
今日偏头痛甚,且清少阳之络,其消肿之普济散加石膏,午前服一包,余时服此方,三次三杯。

先服汤药数帖,后以三十帖作散,每日早晚中三次,各服二钱,服至半年方愈。

十五日 即于前方内加∶

生鳖甲 沙参

日服二帖。

羚羊角 丹皮 银花 犀角 茶菊 刺蒺藜凌霄花 钩藤 苦桔梗 桑叶 连翘 生甘草

柿蒂 黄芩 郁金

两杯半水,煎一杯,顿服之,日三帖。

日二帖。

汤 甲子年四月十三日 风温自汗。

王 三十八岁 癸亥六月初三日
暑温舌苔满布,色微黄,脉洪弦而刚甚,左反大于右,不渴,初起即现此等脉症,恐下焦精血之热,远甚于上焦气分之热也。且旧有血溢,故手心之热又甚于手背。究竟初起,且清上焦,然不可不免知其所以然。

二十日 大便结,加元参二钱,溏则去之。

十六日 诸症悉减,但舌起新苔,当防其复。

连翘 银花 甘草 苦桔梗 杏仁 牛蒡子薄荷 豆豉 芦根

连翘 豆豉 细生地 丹皮 银花 生甘草藿梗 元参 薄荷 牛蒡子 白茅根 麦冬
苦桔梗

二十三日
经谓脉有独大独小,独浮独沉,斯病之所在也。兹左关独大独浮,胆阳太旺,清胆络之药,已服过数十帖之多,而胆脉尚如是之旺。络药清轻上浮,服至何日是了?议胆无出路,借小肠以为出路,小肠火腑,非苦不通,暂与极苦下夺法。然此等药可暂而不可久,恐化燥也。

连翘 元参 丹皮 银花 麦冬 犀角 黄芩 郁金 牛蒡子 柿蒂 细生地

今晚二帖,明早一帖,午前服完。

初六日
热退大半,胸痞,腹中自觉不和。按∶暑必挟湿,热退湿存之故,先清气分。

洋芦荟 龙胆草 胡黄连 真雅连 麦冬丹皮 秋石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十四日 即于前方内加∶

连翘 豆豉 杏仁泥 银花 生苡仁 白扁豆藿梗 白通草 郁金 滑石

二十六日
前方服二帖,左关独大独浮之脉已平。续服羚羊角散一天,代赈普济散一天,目之赤缕大退,其耳后之马刀,坚硬未消。仍服代赈普济散,日四五次。

连心麦冬 细生地

日二帖。

七月初一日
脉沉数,马刀之坚结未消,少阳阳明经脉受毒之处,犹然牵拉板滞。议外面改用水仙膏敷患处,每日早服羚羊角散一帖,已午后服代赈普济散四包。

谢 五月初三日
酒客脉象模糊,苔如积粉,胸中郁闷,病势十分深重,再舌苔刮白,大便昼夜十数下,不惟温热,且兼浊湿,岂伤寒六经药可治。

初七日 病退,六腑不和。

初九日
服前药喉咙较前清亮,舌苔之黄浊,去其大半,脉渐小仍数,里症日轻,是大佳处。外症以水仙膏拔出黄疮少许,毒瓦斯仍未化透,仍须急急再敷,务斯拔尽方妙。至于见功迟缓,乃前此误用峻补之累,速速解此重围,非旦晚可了。只好宁耐性情,宽限令其自化,太紧恐致过刚则折之虞。前羚角散,每日午前服一帖,午后服代赈散四包,分四次,再以二三包煎汤漱口,以护牙齿。

连翘 滑石 郁金 银花 藿香 生苡仁 杏仁 黄连 豆豉 薄荷

王 十岁 风温发疹,初起肢厥,脉不甚数,势非浅鲜。

藿梗 郁金 半夏 浓朴 豆豉 生苡仁 广皮炭 滑石

十七日
数日大便不爽,左脉关部复浮,疮口痛甚,再用极苦以泻小肠,加芳香活络定痛。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连翘 薄荷 甘草 牛蒡子 桑叶 荆芥穗藿梗 郁金 桔梗 元参 芦根汤煎

初八日
向有失血,又届暑病之后,五心发热,法当补阴以配阳;但脉双弦而细,不惟阴不充足,即真阳亦未见其旺也。议二甲复脉汤,仍用旧有之桂、参、姜、枣。

洋芦荟 乳香 生大黄 真川连 没药 归尾 龙胆草 秋石 胡黄连 银花

初四日 温病始终以护津液为主,不比伤寒以通阳气为主。

共为细末,六钱一包,一时许服一包,明日再服。

炒白芍 阿胶 麦冬 麻仁 炙甘草 生鳖甲沙参 大生地 生牡蛎 桂枝 大枣 生姜

煮三小杯,分三次服,得快大便,一次即止。

连翘 黄芩 桑叶 甘草 麦冬 银花 薄荷 豆豉 黄连 滑石

又丸方

十八日
马刀虽溃,少阳阳明之热毒未除,两手关脉独浮,气大旺,于清少阳阳明络热之中,兼疏肝郁,软坚化核。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李 六十岁 三焦浊气不宣,自觉格拒,用通利三焦法,仍以上焦为主。

八仙长寿丸,加麻仁白芍蜜丸,每日三服,每服三钱。

苦桔梗 桑叶 海藻 银花 丹皮 凌霄花连翘 生香附 夏枯草 茶菊

初五日 旧苔已退,新苔又出,邪之所藏者尚多。脉象之模糊者,较前稍觉光明。

藿梗 广皮炭 郁金 桔梗 黄芩炭 杏仁连翘

马 三十八岁 癸丑年六月初六日
暑热本易伤阴,误用消导攻伐,重伤阴气,致令头中、耳中,鸣无止时,此系肝风内动。若不急救肝肾之阴,螈
热厥至矣。

二十五日
马刀以误补太重而成,为日已久,一时未能化净,以畏疼停止水仙膏之故。

连翘 麦冬 通草 银花 薄荷 天花粉 桑叶 滑石 黄芩 杏仁 藿香叶 黄连 鲜芦根

服三帖病痊。

炒白芍 炙甘草 生鳖甲 大生地 麦冬 生牡蛎 丹皮 桑叶 茶菊炭 麻仁

舌上舌苔。浮面微黄,其毒尚重,现下胃口稍减,木来克土之故,于前方加宣肝郁。

初六日 脉洪,舌滑而中心灰黑,余皆刮白,湿中秽浊,须重用芳香。

服四帖。

苦桔梗 桑叶 香附 银花 丹皮炭 连翘郁金 茶菊

连翘 荷叶边 豆豉 银花 通草 郁金 薄荷 滑石 藿香 黄芩 芦根 黄连

陈氏 七十岁
风温,咳嗽粘痰,脉弦数,曾吐血丝、血沫,此风温而误以治风寒之辛温法治之也。当用辛凉甘润。

十二日 外邪虽退,无奈平素劳伤太过,虚不肯复,六脉无神,非参不可。

仍以代赈普济散,漱口勿咽。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桑叶 生甘草 白扁豆皮 沙参 杏仁 桔梗茶菊 麦冬 梨皮

沙参 大生地 阿胶 元参 麻仁 生鳖甲麦冬 生白芍 炙甘草

二十八日
肝郁误补,结成马刀,目几坏。现下马刀已平其半,目亦渐愈,脉之数者已平。

初七日 温病已有凉汗,但脉尚数而协热下利不止。议白头翁汤法。

以上三人,温病日久不解,六脉全无,目闭不言,四肢不动,宛如死去。有一日一夜者,有二日者,有三日者,有手足不温,亦不甚凉者,有凉如冰者,有微温者,诚如吴又可所云体厥脉厥之证。佥用紫雪丹续续灌醒,继以复脉汤收功。

得大便后,去元参,加牡蛎 人参 桂枝 大枣 生姜

惟左关独浮,其性甚急,肝郁总未能降,胃不甚开,胸中饭后觉痞,舌白滑微黄,皆木旺克土之故。败毒清热之凉剂,临时停止,且与两和肝胃。

白头翁 生白芍 秦皮 黄芩 黄连

七月初六日
病后饮食不调,又兼暑湿着里,腹中绞痛,痛极便溏,脉微数,欲作滞下,议芩芍法,夺其滞下之源。

新绛纱 姜半夏 归须 旋复花 广皮炭 降香末 苏子霜 丹皮 郁金

初八日
热邪虽退,而脉仍未静,尚有余热未清。大泄十余日,大汗一昼夜,津液丧亡已多,不可强责小便。再胃之上脘痛,有责之阳衰者,有责之痰饮者,有责之液伤者。兹当热邪大伤津液之后,脉尚未静,犹然自觉痰粘,断不得作阳衰论。且阳衰胸痹之痛,不必咽津而后痛也。与甘苦合化阴气法,既可以保胃汁,又可以蓄水之上源,得天水循环,水天一气,自然畅流。

赵 二十六岁 乙酉年四月初四日
六脉浮弦而数,弦则为风,浮为在表,数则为热,证现喉痛。
卯酉终气,本有温病之明文。虽头痛身痛恶寒甚,不得误用辛温,宜辛凉芳香清上。

黄芩炭 小茴香炭 广木香 浓朴 焦白芍 黄连炭 炒广皮 枳实 神曲炭 山楂炭

八月初九日
少阳相火,误补成马刀,原应用凉络,奈连日白苔太重,胃不和,暂与和胃,现下舌苔虽化,纳食不旺而呕,未可用凉,恐伤胃也。于前方减其治。

麦冬 炙草 大生地 火麻仁 生牡蛎 黄连 炒黄芩 沙参 象贝母

盖上焦主表,表即上焦也。

一二帖后腹痛除,仍服复脉汤服十余帖。

新绛纱 丹皮 生姜汁 旋复花 郁金 黄芩炭 半夏

煮三碗,三次服。渣煮一碗,明早服。

桔梗 豆豉 银花 人中黄 牛蒡子 连翘荆芥穗 郁金 芦根 薄荷

仍用普济散漱口。

初九日 即于前方内加∶

煮三饭碗,先服一碗,即饮百沸汤一碗,覆被令微汗佳。得汗后,第二、三碗不必饮汤。服一帖而表解,又服一帖而身热尽退。

荣 十五岁 乙丑六月十一日
暑温挟痰饮怒郁,故脉芤身热而胁痛,误用足六经表药,烦躁不宁,六日不解,至危之证。

初六日 于前方内,去黄芩,加∶

丹皮 赤芍

初六日 身热虽退,喉痛未止,与代赈普济散。日三四服,三日后痊愈。

生香附 旋复花 连翘 藿梗 生石膏 杏仁薄荷 郁金

香附 广皮炭

初十日 肺脉独大,仍渴思凉。

每帖煮两杯,分二次服。三时一帖,服二日大见效再商。

初八日
胆移热于脑下,为鼻渊,则鼻塞不通,甚则衄血。议清脑户之热,以开鼻塞,兼宣少阳络气,外有马刀故也。

连翘 知母 银花 桑叶 黄芩 杏仁 生甘草 石膏

赵 四十二岁 丙戌年正月初九日
脉浮,风温,咽痛,项强,颈微肿,舌伸不长,宜开提肺气为主。

十三日 于前方内加∶

苍耳子 连翘 桑叶 辛夷 银花 茶菊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桔梗 连翘 僵蚕 人中黄 银花 牛蒡子荆芥 薄荷

青橘叶 鲜荷叶边 芦根

十二日 加旋复花 郁金 疏肝郁。加 姜半夏止呕。

十一日 左关独大,仍喜凉物,余热未清,小便赤,用苦甘法。

暑伤足太阴,发为
胀,渴不欲饮,饮则呕,身微热,舌白滑,肢逆,二便闭塞,病在中焦居多,以香开六腑浊气为主。

十六日
马刀已出大脓,左胁肝郁作痛,痛则大便,日下六七次,其色间黄间黑,时欲呕,有大瘕泄之象,与两和肝胃。

黄连 知母 黄芩 生草 丹皮 细生地 桑叶 赤芍 木通 麦冬

张 六十七岁 甲申年正月十六日
本有肝郁,又受不正之时令浊气,故舌黑苔,口苦,胸痛,头痛,脉不甚数,不渴者年老体虚,不能及时传化邪气也。法宜辛凉芳香。

半夏 藿梗 广皮 枳实 浓朴 生香附 郁金 生苡仁 白蔻仁 杏泥 旋复花

旋复花 姜半夏 姜汁 绛纱 真降香末 香附 归须 黄芩 郁金 焦白芍 广皮炭

今晚一帖,明早一帖。

连翘 桔梗 豆豉 荆芥 薄荷 生甘草 郁金 元参 银花 藿梗

煮两杯,分二次服。今日一帖,明日一帖。

十九日
外症未除,内又受伏暑成痢,舌白苔黄滑,小便不畅,大便五七次,有黑有白,便又不多,非积滞而何。不惟此也,时而呕水与痰,胃又不和,内外夹攻,何以克当。勉与四苓合芩芍法。

共为粗末,芦根汤煎。

猪苓 广皮 木香 泽泻 白芍 降香末

长氏 二十二岁
温热发疹,系木火有余之证,焉有可用足三阳经之羌防柴葛,诛伐无过之理,举世不知,其如人命何?议辛凉达表,非直攻表也∶芳香透络。非香燥也。

十七日
老年肝郁挟温,昨用辛凉芳香,今日舌苔少化,身有微汗,右脉始大,邪气甫出,但六脉沉取极弱,下虚阴不足也,议辛凉药中加护阴法。

孙 四十五岁 乙丑六月初六日
头痛,左关独高,责之少阳内风掀动,最有损一目之弊。

云苓皮 黄芩 红曲 姜半夏 真雅连

初四日

桔梗 麦冬 元参 甘草 豆豉 细生地 连翘 银花 芦根

若以为外感风寒,则远甚矣。议清少阳胆络法。再此症除左关独高,余脉皆缓,所谓通体皆寒,一隅偏热,故先清一隅之热。《金匮》谓先治新病,旧病当后治也。

二十四日
病由胆而入肝,客邪已退,所见皆肝胆病,外而经络,内而脏腑,无所不病。初诊时即云深痼难拔,皆误用大热纯阳之累,所谓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再勉与泻小肠以泻胆火法。

连翘 银花 薄荷 桔梗 元参 生草 牛蒡子 黄芩 桑叶

今日一帖,明日一帖,每帖煮二杯。

羚羊角 苦桔梗 生甘草 薄荷 丹皮 桑叶菊花 刺蒺藜 勾藤勾 鲜荷叶

真雅连 连翘 乌梅 龙胆草 黄芩 半夏 桑叶 竹茹 茶菊

为粗末,分六包,一时许服一包,芦根汤煎。

十八日
老年阴亏,邪退十分之七,即与填阴,耳聋脉芤,可知其阴之所存无几,与复脉法。

今日一帖,明日一帖。

二十六日 脉少大而数,加∶

初五日 温毒脉象模糊,舌黄喉痹,胸闷渴甚。议时时轻扬,勿令邪聚方妙。

炙草 白芍 阿胶 麦冬 麻仁 大生地

初八日
前日左关独浮而弦,系少阳头痛,因暑而发,用清胆络法;兹关左已平其半,但缓甚,舌苔白浓而滑,胸中痞闷,暑中之热已解,而湿尚存也。议先宣上焦气分之热。

苦桔梗 云苓皮 银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