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发毛爪甲皆与脉通,俞跗让他们把尸体放在地上

2019年12月13日 - 医疗资讯

精藏于肾,人尽知之。至精何以生?何以藏?何以出?则人不知也。夫精即肾中之油脂也,有长存者,有日生者。肾中有藏精之处,充满不缺,如井中之水,白天和黑夜充盈,此长存者也;其欲动交媾所出之精,及有病而滑脱之精,乃日生者也。其精旋去旋生,不去亦不生,犹井中之水,日日汲之,不见其亏,终年不汲,不见其溢。《易》云: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其理然也。曰:不过纵欲可没有害乎?曰:是又不然。盖天下之理,总归自然,有肾气盛者,多欲无伤;肾气衰者,自当节养。《左传》云:女不可近乎?对曰:节之。若纵欲不节,如浅狭之井,汲之无度,则慌张矣。曰:可是强健之人而绝欲则什么?曰:此亦无咎无誉,惟肾气略加强耳。但必浮火不动,阴阳相知则可耳。若浮火日动而挟持之,则反残害。盖精因火动而离其位,则必有头眩、口疮、身痒、腰疼、遗泄、偏坠等症,甚者或发痈疽,此免强之害也。故精之为物,欲动则生,不动则不生,能自然不动则有利。强迫则损害,过用则江河日下,自可是然则无所压迫,则保精之法也。老子云: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之道,乃长生之诀也。

欲有所避

15日之小肠胀。七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晏晡。

伯高再问岐伯,曰:人生天地之中,无法与世界并久者,不体天地之道也。天赐人以一生之命,地赐人以毕生之根。天地赐人以命根者,爸妈予之也。合爸妈之精,
以局外人之身。则,精即人之至宝也。魂魄藏于精之中。魂属阳,魄属阴;魂趋生,魄趋死。夫,魂魄皆神也。凡人都有神,内部存储器则生,出外旅游则死。魂最善游,由于心
之不寂也。广成子谓:抱神以静者,正抱心而同寂也。

诀曰:欲得今生今世,当修所生。所生之本,始於精炁。精炁结而调换。形为受炁之本,炁是受形之根,炁不得形则元因此立,形不得为则元由此成。则元炁所察之时,伏母脐下,混沌11月,玄牝具焉。玄牝者,口鼻也。玄牝既立,如瓜之有蒂,阴注母炁,始於此也。母呼亦呼,母吸亦吸。绵绵1月,炁神备遂,解胎而生。母虽知贪悦於子,当不知形耗体枯,分神喊炁,为子之用矣。既生二十日,情见於外,变婴而为孩,指颐而能笑。先真议者,认为失道而后德。丧朴之本,便终於此。並且十四分之二童,四十弱冠,目眩五色,耳听五音,役智运神,问不容息。如此则纯朴之根荡可是尽。是故圣人知外用之元益,所以还元反本,握胎息之机,得长生不死,其理明矣。《中胎经》云:形中子母,何不守之?且形中以炁为母,以神为子。形炁先立,而后有神。神由炁生,故为子矣。且有才能的人不思外事,不视外色,不总外声,常使神与炁合,合行循环於藏府之问。御呼吸以上下,久久修习,则神自明,炁自和。若神自明,可照彻於五藏;炁自和,则通使於四支也。故黄帝十3月内视注心,意气风发神则神光化生,缠绵五藏,斯言可推而得也。《黄庭经》云: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所致和专仁。皆其事也。今之世人,神与炁各行,子母不相守,炁虽呼吸於内,神常运於外。如此常使炁逐秽浊,而神不虚明,神不虚明,则元熙渐散。转而相喻者,以神为主人,身为宅舍,主人不营於内,日用於外也。自然令宅舍空虚渐见危坏矣。死非道之人劳神役炁,元一息而住於形中,而犹冀长生,不亦远矣?先生曰:若知神炁之所主,子母之运转,则修生之道理解见矣。若炁元所主,但任运呼吸者,唯主通治藏府,消食谷食而已,终无法还阴返阳,增加补充血脑。则知凡人呼吸与品格名贵的人之呼吸殊矣!是故《南华经》云:凡人之息以喉,真人之息以踵。踵犹根也。又云,其息深根,深根固蒂,皆其义也。先生曰:凡人任自然之息;至近而役之,其所利唯化食而已。至人以神为宰御,呼而下流,吸而上之。上至泥丸,下至茎端,二景相像,可为救老残。至若呼不得神宰,则一息之中不全,吸不得神宰,亦一息之中生病。神炁当不全,若能息息之中,神炁常合,则胎从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炁中结,炁从有胎中息,胎息内结,求死不得。尹真人曰;若神能御炁,则鼻不失息,斯言至矣!《黄庭经》曰:日月布列设阴阳,二神会合化玉英。此谓阴阳二炁会合之时。言二景相观之后,情欲既动。精炁悉降於茎中,若不知道者,精炁皆被情欲所引,求制不得,遂有畎沧之忧,尾问之患。若为道之士神与炁合行,随呼吸以上下,不使停壅於下宫,是为神交而精不散,神虽会晤,常味於元味。《黄庭经》云:子丹进饥肴正黄,淡然元味天人粮。又云:意中情况,炁得行道,谦虚笔者神仙光。以次推之,虽有情欲动於精炁,而精炁以道虚心,自然不动。《道经》云: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元名之朴。元名之朴,则胎息妙用矣。若习胎息日久,则神炁自正,和柔可使。《道经》曰:专炁致柔,能如婴孩乎?若胎息未成,则真神不御於精炁,谓精炁元主,自然随欲而动。情欲既动,而精炁自散。虽欲苦制,亦终元益。若胎息道成,精炁有主,故使男人茎兰月聚精,妇人脐中不结婴。虽有情欲,终不可能与神争也。是谓胎息之真,反精为神。其文毕矣!.

嗣续有方

诊得肾积,脉沉而急,苦脊与腰相引痛,饥则见,饱则减。少腹里急,口疮血崩伤烂,目KT
KT ,骨中寒,主髓厥善忘,色黑也。

小心上天篇

胎息精微论

书云:小儿多因缺乳吃物太早,又母喜嚼食喂之,致生病。病赢瘦,腹大,发坚,萎困。

肾脉来喘喘累累如勾,按之而坚曰平,冬以胃气为本。肾脉来如引葛,按之益坚曰肾病。肾脉来发如夺索,辟辟如弹石曰肾死。

冬夏紧俏篇

夫修真学道者,切在存神固炁,养精保身,骨坚髓实。精气神儿者,命之本也,道之源也。元炁者,神之根。身者,炁之宅。心者,神之舍。精大用则竭,炁大用则绝,神大用财衰。是以人之存者,神也。神之存者,炁也,精也。炁衰赵玄坛弱,炁壮则神强。傥使神衰炁弱,宅岂会全?治炁养神,切须遵守,以致魂飞魄落,则追悔何为?立招伤败。此可喻之於灯。灯以油为母,母若既尽,灯何存焉?轩辕氏内丹,七返之门。内丹者,津水唾血精脑炁是也。夫欲养神,先须养炁。夫欲养炁先须养脑。夫欲养脑,先须养精。夫欲养精,先须养血。夫欲养血,先须养唾。夫欲养唾,先须养水。水者,五华之津液。元炁之精髓在总人口中牙齿之傍,则名水也。《黄庭经》曰:灌水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问。体生光泽炁香兰,却灭百邪玉炼颜。此咽津之妙用致此。津液在口中则名水,及咽下到肺即为唾。唾色白,故象於金,绿肺中唾属金,常被心脉来铄。其唾流入心则化为血。血色赤,象於火,绿心中属火,常被肾来克,其血流入肾则化为精。精色滋,故象於水,绿肾中精属水,常被脑脉来克,脾炁应脑为泥丸。泥丸是土,有两条脉下彻肾精,其精在肾,谓精,流入泥丸则为脑。脑色黄,故象於土也。脑有二条脉,夹脊降低到脐下三寸,是名炁海。脑实则炁海王,王则元炁盛,盛则清,清则神生。故水能长养万物,水竭则万物枯乾。《黄庭经》云:玉池清澈的凉水灌灵根,审能修之身长存。些11闷全论养命之道也。悲夫!.世人耽迷嗜欲,大肆施泄,《黄庭经》云:元炁败丧精气神散,大期之内自求短。又曰:若当抉海百渍倾,叶去树枯失青青。炁亡液漏非己形,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泣?房中之术百数,妙在还精补脑。初修道之人,元炁未通,难见妙旨。

彭祖曰: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若主见真正无可思者大佳,长年也。

左边境海关后尺中阴绝者,无肾脉也。苦足下热,两髀里急,精气竭少,劳倦所致,刺足太阳治足少阴右臂关后尺中阴绝者,无肾脉也。苦足逆冷上抢胸痛,梦入水见鬼,善魇寐,血牙红物来掩人上,刺足太阳治阳。右臂关后尺中阴实者,肾实也。苦骨疼腰脊痛,内寒热,刺足少阴治阴。

天人一气篇

胎息神会内丹七返诀_亦名留精回炁补脑

书云:儿未能行,母更有娠,儿饮妊乳,必作魑病,黄瘦,骨立发热,发落。

肾着之病,其身体身体重量,腰中冷如冰状(一作如水洗状,豆蔻梢头作如坐水中,形如水状),反不渴,小便自利,食饮依然,是其证也,病属下焦,从身劳汗出,衣里冷湿,故久久得之。

容成曰:木郁何以使水之闭也?岐伯曰:心肾无咎不交者也。心肾之连通,责在娘胎,亦责在腹心也。肝胆气郁,胞胎上交肝胆,不缴纳于心,则肾之气亦不交于心
矣。心肾之气不交,各藏腑之气抑塞不通,肝克脾,胆克胃,脾胃受克,失其生物化学之司,何能资于心肾乎?水火未济,肝胆之气愈郁矣。肝胆久郁,反现假旺之象,
外若盛,内实虚。肾因子虚,转去相济涸水,而郁火焚之。木,安有余波,以下泄乎?此木郁,所以水闭也。

老君曰:知道者天不杀,含德者地不害。道德相抱,身不衰老。内食太和,元炁为首。清诤自炼,忘身放体。志无念虑,安定藏府。洞极太和,长生久视。诸炁不动,意如流水,行之不休,得道真矣。每入静室,守玄元炁。玄元者,一炁也。玄中有玄是作者命,命中有命是自己形,形中有形是本身精,精中有精是小编炁,炁中有炁是自己神,神中有神是自己自然。德以形为车,道以炁为马,魂以精为根,魄以目为户。形劳则德散,炁越则道叛。精消魂损,目动魄微。是以守静爱炁,全精宝神,道德凝密,魂魄坚决守住,所谓含道不言。得炁之真,肌肤润泽,得道之根,手足流汗。精之充溢,不饥不渴,龟龙胎息,绵绵长存,用之不尽。饮於玄泉,登於老子@,还年反婴,道之当然。至道不远,近在己身,精心精微,命乃永存。今之修道者,或服五牙、八方、四时、日月星辰等炁,并恨。但思自顶鼻而入,虽古经所载,为之少见成遂,亦不是食谷者所能行致尔。是以修炁者多不得其诀,虚精勤矣。既得其门,复悟其诀,要在精勤元退懈耳。凡胎从炁中结,炁从胎息生,胎因炁中成。炁清则凝而结,炁独则散而出。胎成即万病自遣,神灵居之,三生机勃勃守中,尸虫亡坠,即渐通仙灵矣。今之读书人,或传古方,或受非道,皆闭口缩鼻,贵其炁长,而不知五藏壅闭,畜损正炁,殊非自然之息。此繁劳形神,元所益也。道日若抑塞鼻口,拟习胎息,殊元此理。口鼻炁既不通,则畜损肺藏,有何益哉?饵内炁者,用力虽微,而速见功成,全在安神静虑,不烦不扰,即炁道疏畅,关节开通,内含元和,全日不散,肌肤润泽,手足流汗,长生之道,诀在那矣。内炁满,无饥渴。初习即小难,久久甚妙。炁既不竭,神真不乱,道亦如炁至,诚修之,乃通灵。发炁齿坚,眼瞳英明。筋骨全实,壮勇胎神。风貌光彩,行步举轻。心自元欲,神不贪荣。玄父赤子,固际元倾。魂魄守元,三豆蔻梢头自真。永宝其道,静安其神。神自通灵,道日永宝。胎息元炁克成,自为真人。胎息之妙,穷於此也。

《仙经》云:无Raul形,无摇尔精。归心静默,能够今生今世。

肾藏精,精舍志,盛怒不独有则伤志,志伤则善忘其前言,腰脊痛无法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天贶。

雷王曰:胞胎何以非五藏之正也?岐伯曰:心火也,肝木也,脾土也,肺金也,肾水也,风流浪漫藏各属意气风发行。胞胎处水火之歧;非正也,故不得称六藏也。

损神整天谈虚空,不及归命於身中。绵绵不住道自通,烟升云降何蒙蒙。七元三老自此功,小编真不西亦不束。常令体裹轻如风,服之未来必腾空。世人见一不识风流倜傥,贰次存想豆蔻梢头神出。只知一心望一切,不知三十二十五日损29日。劝君求真须识真,世上道经多俟人。开图阅录并乱神,此法不能留此身。惜哉自有不自亲,明昧汨没於泥尘。

书云:服脑麝入房者,关窍开通,真气走丢。重则虚眩,轻则脑泻。本草云:多食葫行房,伤肝,面无光。

洞下者,食不化,入咽还出。大不行阴痿,微大为石水起,脐下以致少腹肿垂垂然上至胃脘,死黑花。涩甚为大痈,微涩为不月水、沉痔。肾脉搏坚而长,其色黄而赤,当病折腰。其软而散者,当病少血。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少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冲凉清澈的凉水而卧。

轶事有三遍,俞跗出外看病回来,刚风姿潇洒进村,就听到哭声。意气风发打问,原本是邻里的子女忽然死了。他顾不得进本人的家,火速先到丧命者家里,问明孩子死前的病情,就令人尽快把男女从”葬罐”里拉出去,他脱去孩子的行头,用刀划开肚皮,拿出肠子生龙活虎看,原来孩子吃了过多的未烤熟的肉,肠子一下被堵住了。俞跗不慢将肉食挤出,使肠道畅通,然后理好肠胃,缝合创痕,最后又给子女鼻子塞进了风华正茂部分中草药。不到半天时间,孩子就稳步复活了。

胎息精微论竟

唐魏证:令人勿犯长命,及诸神降日犯淫者促寿。及保命诀所载:

阴阳翻祚,阳气内伏,阴气外升,升则寒,寒则虚,虚则厉风所伤,语音謇吃,不转偏枯,脚偏跛蹇。若在左则左肾伤,右则右肾伤,其偏枯风体从鼻而分半边至脚。缓弱不遂,口亦欹,语声混浊,便利仰人,耳偏聋塞,腰背相引,甚则不可治,肾沥汤主之。方在第八卷中。

卷三

内真妙用诀

书云:凡大风,大雨,大雾,雷电,霹雳,日月薄蚀,彩虹地动,天地昏冥,日月星辰之下,神庙古庙之中,井鳌囿厕之侧,冢墓尸柩之傍,皆所不可犯,若犯女则损人神。若这个时候受孕,非止百倍损於爹妈,生子不仁、不孝,多疾不寿。

肾之积名曰奔豚,发于少腹上至心下,如豚奔走之状,上下无时,久久不愈,病喘逆口疮少气。以夏丙丁日得之,何也?脾病传肾,肾当传心,心适以夏旺。旺者不受邪,肾复欲还脾,脾不肯受,因留结为积,故知奔豚以夏得之。肾病,手足逆冷,面赤目黄,风寒湿痹,骨节烦疼,少腹结痛,气冲于心,其脉当沉细而滑,今反浮大,其色当黑而反黄,此是土之克水,为大逆,十死不治。

[南宋]陈士择远公  述义

经名:胎息纷彻论。不着撰人。风流倜傥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方法类。参校版本:《云夏七签》,部分内容收入该书卷七十六。

产书云:11月足厥阴肝养血,不可纵怒,疲极筋力,冒触邪风。八月足少阳胆合於肝,不可震撼。五月手心主,右肾养精,不可纵欲,优伤,触冒严寒。八月手少阳三焦合肾,不可劳逸。16月足太阴脾养肉,不可妄思,饥饱,触冒卑湿。二月足阳明胃合脾,不得杂食。6月手太阴肺养皮毛,不可忧虑,叫呼。十二月手阳明大肠合肺以养气,勿食燥物。1月足少阴肾养骨,不可怀恐,房劳,触冒生冷。七月足太阳膀胱合肾,以阳光为诸阳主气,使儿脉缕皆成,六腑调畅,与母分黑,神黑各全,俟时而生。所以不说心者、以心为五脏主,如国王不可有为也。若将理得宜,无伤胎脏。又每月不足针灸其经。如或恶食,但以所思物与之食必愈。所忌之物,见食品门中。

黑为肾,肾合骨黑如乌羽者吉。肾主耳,耳是肾之余。其人水形比较于上羽浅珍珠红,大头曲面,广颐小肩,大腹小手,足发行,摇身下,尻长背延延也。不敬畏,善欺殆,人戮死,耐秋冬,不耐春夏,春夏感而生病,主足少阴。污污然耳大小高下浓薄偏圆,则肾应之。正茶青小理者,则肾小,小即安难伤。粗理者,则肾大,大则虚,虚则肾寒,急性鼻息肉或鸣,汗出,夜盲不得俯仰,易伤以邪。耳高者则肾高,高则实,实则肾热,背急缀痛,耳脓血出。或生肉塞耳,耳后陷者则肾下。下则腰尻痛不得以俯仰,为狐疝。耳坚者则肾坚,坚则肾不受病,不病湿疹。耳薄者则肾脆,脆则伤热,热则耳吼闹,善病消瘅。耳好前居牙车者则肾摆正。

应龙曰:肌腠有脉乎?岐伯曰:肌腠膜原都有脉也。其所以分者,正分于其脉耳。肌腠之脉,外连于膜原之。脉内连于肌腠。

《素女》曰:人年四十者,当阳精勿泄。若气力尚壮盛者,亦不可强忍,久而不泄,致生瘫疾。

富有用力举重,若入房过度,汗出如浴水,则伤肾。

鬼臾区赞曰:何言之神乎?然,请示其原矣。

《养子直诀》云:吃热莫吃玲,吃软莫吃硬,吃少莫吃多。真妙法也。

古典管工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收拾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风寒殊异篇

齐先生褚澄曰:赢女则养血,宜及时而嫁;弱男则节色,宜待壮而婚。

病在肾,夜半慧日乘,四季甚,下晡静。假令肾病中心,若食羊肉及诸土中物得之。不者,当以长夏时发,得病以戊己日也。

雷神曰:古云:女先泄精则成男,男先泄精则成女。今曰:水火气弱则生女,水火气强则生男。何也?岐伯曰:男女俱有水火之气也,气同至则本领出焉,黄金年代有前后相继不成胎矣。男泄精,女泄气,女人泄精则气脱矣,男生泄气则精脱矣,乌能成胎?

欲不可强

论曰∶肾主精。肾者,生来向导之本也。为妃嫔内官则为女主,所以天之在自己者德也,地之在自己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来谓之精。精者,肾之藏也。耳者肾之官,肾气通于耳,耳和则能闻五音矣。肾在窍为耳,但是肾气上通于耳,下通于阴也。左肾壬,右肾癸,循环玄宫,上出侧门,候闻四远,下回玉海,挟脊左右,与脐格外,经于上焦,营于中焦,卫于下焦,外主骨,内主膀胱。肾重风华正茂斤大器晚成两,有两枚。神名KT
,KT
主藏精。号为精脏。随节应会,故云肾藏精,精舍志,在气为欠,在液为唾。肾阴虚则厥逆,实则胀满,身躯正黑。虚则让人梦里见到舟船溺人,得其时梦伏水中若有畏怖。肾气盛则梦腰脊两解不相属,厥气客于凡肾脏象水,与膀胱合为腑。其经足少阴,与太阳为表里,其脉沉,相于秋,旺于冬。

书云:远行疲乏入房,为五劳虚损。

肾死脏浮之坚,按之乱如转丸益下入尺中者死。

岐伯曰:人之初生,两肾水火未旺也。6月而火乃盛,故两目有光也。八月而水乃充,故两龈有力也。期岁则髓旺,而膑生矣。三年则精长,而囟合矣。男十四天癸通,女17日癸化。

又曰:人能一月再泄精,贰虚岁四十三泄,得寿二百岁。

肾病其色黑,其肾柔弱,吸吸少气,两耳苦聋,肺痈时时失精,饮食收缩,膝以下清,其脉沉滑而迟少,为可治,宜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内补散,建中汤,肾气丸、牛奶子煎。春当刺涌泉,秋刺复溜,冬邪在肾,则骨痛阴痹。阴痹者,抚之而不得,腹胀风肿,大便难,肩背颈项强痛,时眩,取之涌泉、昆仑,视有血者尽取之。

岐伯不答。再问曰,唯唯三问。岐伯叹曰:吾不敢隐矣。夫阴阳之原者,即生克之道也。颠倒之术者,即顺逆之理也。知颠倒之术,就能够以预知阴阳之原矣。

书云:汉子以精为主,女生以血为主。故精盛则思室,血盛则孕珠。若孤阳绝阴,独阴无阳,欲心炽而不遂,则阴阳交争,忽冷忽热,久而为劳。富家子唐靖,疮发於阴,至烂。道人周守真曰:病得之欲泄而不可泄也。《史记》济北王侍人韩女,病腰背痛,寒热。仓公曰:病得之欲男士不可得也。

内部情形表里,起浮清浊,宜以察之,逐以治之。

雷神曰:媾精者,动肾中之气也,与五藏七腑何豫乎?岐伯曰:肾藏精,亦藏气。藏精者,藏五藏七腑之精也。藏气者,藏五藏七腑之气也。藏则俱藏,泄则俱泄。

子女居室,人之大伦,独阳不生,独阴不成,人道有不可废者。庄子休乃曰:人之可畏者,衽席之问,不知戒者,过也。盖此身与福祉同流,左为肾属水,右为命门属火。阳生於子,火实藏之,犹北方之有龟蛇也。膀胱为左肾之腑,三焦为右肾之腑。三焦有脂膜如掌大,正与膀胱相对,有二白脉自中而出,夹脊而上贯於脑。上焦在膻中,内应心;中焦在中院,内应脾;下焦在脐下,即肾问动黑。分布人身,方其湛寂,欲念不兴,精黑散於三焦,荣华百脉,及欲想一同,欲火炽然,翕撮至焦,精气流溢,并从命门输写而去,可畏哉!嗟夫,元黑有限,人欲无涯。火生於木,祸发必克。尾闻不禁,沧海以竭。少之时,血黑未定,既不能守夫子在色之戒,及其老也,则当寡欲闲心,又不能够明列子保养身体之方,吾不知其所也。麻衣道人曰:天、地、人,等列三才。人得中道,可以学圣贤,能够学佛祖。况人之数於八卦万物之数。但今之人,不修人道,贪爱嗜欲,其数消臧,只与物同也,所以有老病夭殇之患。鉴於此,必知所以自重,而能够得天元之寿矣。

肾脉沉细而紧,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病,四至脱精,五至死,六至命尽,足少阴脉也肾脉急吗,为肺痈癫疾,微急为奔豚沉厥,足不收不得前后缓甚为折脊,微缓为洞下。

移寒篇

书云:然烛行房,生平之忌。

冬水肾脉色黑,主足少阴脉也。少阴何以主肾?曰∶肾者主阴,阴水也,皆生于肾,此脉名曰太冲。凡三十二穴,冬取其井荥。冬者水始治,肾方闭,阳气衰少,阴气坚盛,太阳气伏沉,阳脉乃法,故取井以下阴气逆取荥以通阳气。其脉本在内踝下二寸,应其筋起于小趾之下,入足心,并太阴之筋而斜走内踝之下,结于踵,与阳光之筋合而上结于内辅下,并太阴之筋而上循阴股,结于阴器,循脊内挟膂,上至项,结于枕骨,与阳光之筋合。

奢龙曰:女生有胞以结胎,男士无胞何以结之?岐伯曰:女孕男不妊,故胞属之巾帼,而男生未尝无胞也,男人有胞而后能够养胎息,故修真之士必知。斯六者至要
者则胞与脑也,脑为泥丸,即上丹田也;胞为神室,即下丹田也。骨藏髓,脉藏血,髓藏气,脑藏精,气血精粹尽升泥丸,下降于舌,由舌下华池,由华池下廉泉玉
英,通于胆,下贯神室。世人多欲,故血耗气散,髓竭精亡也。苟知藏而不泻,即返还之道也。

书云:月候二十八日至,19日子门开,交则有子,过17日则闭而无子。又经后二十八日、七日、二十三日受胎者皆男,二十四日、26日、17日受胎者皆女,过十五日胎不成。

肾着之为病,从腰以下冷,腰重如带八千钱。

肺金篇

书云:女生劳伤气血,或月候愆期,或赤白崩漏,致阴阳之气不和,又将理失宜,食饮不节,乘风取冷,风冷之气乘其经血,结於子脏,皆令无子。

病头阵于肾,少腹腰脊痛胫酸,12日之膀胱,背膂筋痛,小便闭。12日上之心,心疼。

容成曰:汉子之精,不以天癸名者,又何故欤?岐伯曰:精者,合水火名之。水中有火,始成其精。呼精而壬癸之义已包于内,故不以天癸名之。

欲有所忌

足少阴气绝则骨枯。少阴者,冬脉也,伏行而濡滑骨髓者也。故骨不濡,则肉不可能着骨也。骨血不相亲,即肉濡而却。肉濡而却,故齿长而垢,发无泽。发无泽者骨先死,戊笃已死,土胜水也。

雷王曰:利水通淋若何?

《玄枢》曰:元气者,肾间动气也。右肾为命门,精气神儿之所舍。爱戴保重,荣卫周流,神气不竭,可与天地同寿。

肾在声为呻,在更改为
,在志为恐。恐伤肾,精气并于肾则恐,脏主冬病,在脏者取之井。

六气分门篇

《素女》曰:人年八十者,十四日豆蔻年华泄;二十者,13日风华正茂泄;二十者,二十八日生龙活虎泄;三十者,30日生机勃勃泄。此俄文也。所察者厚,食饮多,精力健,或少过其度。譬之井焉,源深流长,虽随汲随满,犹惧其竭也。若所察者薄,元气本弱,又食喊,精亏空,强而为之,是怯夫而试冯妇之卫,适以剧虎牙耳。

羽音人者,主肾声也。肾声呻,其音瑟,其志恐,其经足少阴,厥逆太阳则营卫不通。

岐伯曰:肾不通肝之气,则肾气不可能开。肾不交心之气,则肾气不可能上。肾不取脾之气,则肾气不能够成。盖交相合而交相化也。盖生龙活虎经气郁,气即不入于肾,而肾气
即闭矣。况三经同郁,肾无所资,何能化气而成经乎?是以经闭者,乃肾气之郁,非止肝血之枯也。倘徒补其血,则郁不宣反生火矣。徒散其瘀,则气益微反耗精
矣。非惟无益,而转害之也。

书云: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则五体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

冬脉如营。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何如而反?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比不上,病在中。太过则令人解
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不如则令人心悬如病饥,
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赤黄。

鬼臾区曰:大哉言乎!请勒之金石,以救万世之母乎。

《黄庭经》云:急守精室勿妄泄,闭而宝之可长活。

其脉起于小趾之下,斜趋足心,出然骨之下,循内踝之后,别入跟中上述 内,出
中内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胱。其直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喉腔挟舌本。其支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合足太阳为表里,太阳本在跟以上五寸中,同会于手太阴。

陈士铎曰:包络之合三焦,非无因之合也。包络之使三焦,因其合而使;之也,然合者,仍合于心耳,非包络之司为合也。

彭祖曰:美色娇丽,娇妾盈房,招致虚损之祸,知此能够终身。

凡肾病之状,必腹大胫肿痛。喘咳身重,寝汗出。憎风虚,即胸中痛,大腹小肠胃疼痛清厥,意不乐,取其经足少阴太阳血者。

天老问于岐伯曰:天有六气,化生地之五行;地有五行,化生人之五藏;有五藏之阴,即宜有五腑之阳矣,何以藏止五,腑有七也?

黄帝曰:大器晚成阴一阳之谓道,偏阴偏阳之谓疾。又曰:两个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由此和之,是谓圣度。一代天骄不绝和合之道,但贵於闭密,以守天真也。

真肾脉至搏而绝,如以指弹石辟辟然,色黄黑不泽毛折乃死。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肾病,但石无胃曰死石,而有勾曰夏病,勾甚曰今病。凡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不得胃气也。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也。

鸟师曰:吾见三骨不全,亦有延龄者,又何故欤?岐伯曰:三者之中,惟耳无完骨者,亦有延龄。然则病魔不能够无也。若囟门不合、膝馒头不生,吾未见有生者,盖孤阳无阴也。

书云:男破阳太早,则伤其精黑;女破阴太早,则伤其血脉。

肾水者,其人腹大脐肿,腰痛不得溺,阴下湿如牛鼻头汗,其足逆寒,大便反坚(生龙活虎云面肾胀者,腹满引背央央然,腰髀并痛。

雷王曰:女不泄精,男不泄气,何以受妊乎?岐伯曰:女气中有精,男精中有气,女泄气而交男人之精,男泄精而合女生之气,此本事之所以出也。

世界之问人为贵,然囿於形而莫知其所以贵也。头圆象天,足方象地,目象日月,毛发肉骨象山林土石。呼为风,呵为露,喜而景星庆云,怒而震霆迅雷,血液流润而江河淮海。至於身体发肤之四时,五脏之五行,六腑之六律。如果者,吾身天地同流也,岂不贵乎?按藏黑帮大哥母,及子相感,业神入胎,地水火风,众绿和合,渐得生长。生龙活虎二十13日,如藕根。二24日,如稠酪。三10日,如鞋袜。四三日,如温石。五16日,有风触胎名摄提,头及两臂、腥,四种相现。六三日,有风名旋转,双手足四相现。七七及八13日,手足十指,四十九相现。九一日,眼耳鼻口及下二穴,大小便处九种相现。十二十一日,有风名普门,吹令抓牢,及生五脏。十风流倜傥30日,上下气通。十12日,大小肠生。十九15日,渐知饥渴,饮食滋味,皆从脐入。十六二18日,身前身后,左右二边,各生四十条脉。十二30日,又生三十条脉。一身之中,共有三百吸气之脉,至是皆具。十五一日,有风名甘露,安放双眼,通诸出入息气。十三十七日,有风名毛拂,能令眼耳鼻口,喉咙胸臆,黄金年代相符入之处,皆得通滑。十二二十一日,有风名无垢,能令六根清今。十四八日,眼目鼻舌,四根成就;得三种报,日身、命、意。三十10日,有风名稳定,二脚二手,三十指节,至一身二百大骨及诸小骨,一切皆生。三十大器晚成五日,有风名生起,能令生肉。三十十三十日,有风名浮流,能令生血。四十七10日,生皮。七十七三十八日,身躯光悦。三十九二十七日,骨肉滋润。三十二18日,发毛爪甲皆与复方亚油酸乙酯胶丸。八十一三十一日,发毛爪甲,悉皆生就。五十九八日,生屋宇园池河等八想。八十三23日,各随自业,或熏或白。四十29日,熏白相现。四十生机勃勃16日至八十八13日,渐得增加。六十六十三日,身体具足。二十三19日,不乐住腹。八十八十二日,生不争、臭秽、米白三想。五十一一日,有风名蓝花,能令长伸两臂,转身向下。次有趋下风,能令足上首下,以向生门。是时也,万神必唱,恭而生男;万神必唱,奉而生女。至於五藏六府,筋骨髓脑,皮肤血脉,精脏、水脏,二万八千形影,大器晚成万二千杀光,八万七千出入,八万四千毛窍,莫不各有其神以主之。不过人身岂易得哉!鞠育之恩,又岂浅浅哉!夫以世界父母之恩,生此不易得之身,至可贵至可宝者,五福大器晚成曰寿而已。既得其寿,则富贵利达,致君泽民,光前振后,凡所以掀揭宇寅者,皆可为也。盖身者,亲之身。轻其身,是轻其亲矣。安可不知所守,以全天与之寿,而有以尽事亲之大乎。或曰:婴孺之流,天真未剖,蒙蔽饮食,又无所犯,有至夭枉者,何欤?曰:此爹娘之过也。为父母者,或阳盛阴亏,或阴盛阳亏,或七情郁於内,或八邪袭於外,或母因胎寒而饵暖药,或父以阴萎而饵丹药,或流年既充,淫欲未已,如花伤培,结子不实。既产之后,天资怯弱,调治将养又失其宜,骄惜太过。睡思既浓,尚令咀嚼;火合既暖,犹令饮酌;厚袅重覆,且令衣着;抚背拍衣,风从内作;指物为虫,惊因戏谴;危坐放手,小编笑渠恶;欲令喜笑,肋胁指龊;雷呜击鼓,且与掩耳;眠外过时,不令早起;饮食饱妖,不与戒止;睡卧当风,强迫神鬼;如此等事不一而已。斯言也,演山省翁之至言也。父母者,因是而鉴之,则后嗣流芳,同从今以后生可畏寿,岂不伟欤!

肾脉沉之而大坚,浮之而大紧,苦手足骨肿厥而阴不兴。腰脊痛少腹肿,心下有水气,时胀闭时泄,得之浴水中,身未干而合房间里,及劳倦发之。

容成问曰:妇女经水,上应月,下应潮,宜月无愆期矣。何以有至有不至乎?岐伯曰:人事之乖违也。天癸之水,生于后天,亦擅长后天也。妇女纵欲,伤任督之脉,则经水不应月矣。怀抱忧郁,以伤肝胆,则经水闭而不流矣。

初生龙活虎臧风度翩翩纪,望日臧十年,晦日臧一年。初八上弦,八十四下弦,长富臧三年。二分二至二社,各四年。甲寅、甲申、本命减二年。初春首三,万神都会,十三、十二三官降,111月18日万神会,1月尾九牛鬼神降,犯者百日中恶。7月中八万佛善化,犯之失疮。初八夜善恶童子降,犯者血死。七月四个11日、三十一日、十一二十二十三日为九毒日,犯者可是四年。1月底十夜西天王降,犯之一年死。十3月生龙活虎十十七日掠剩大夫降,犯之急促。十四月底七夜,犯之恶病死。二五日天师相光大银行道,犯之促寿。每月五十七人神在阴,七月11月生死纯用事,已上日辰,犯淫且不得,配婚姻乎。按《壬戌论》曰:古时候的人多尽天数,今人不终天年。何则?以其罔知避慎,肆情恣色,暗犯大忌,阴司臧其龄算,能及百岁者,几什么人哉?蜀王孟超纳张丽华於观侧,风华正茂夕迅雷电火,张氏陨。道士李若冲於上元节夜见殿上有朱履衣冠之士,面北而立,廓下罗列罪犯,有女生甚苦,白其师唐洞卿。师曰:此张丽华也。昔宠幸於此,亵渍高真所致。由是观之,天地问大忌,不可犯也。

方正则和利难伤,耳偏高者则肾偏欹。偏欹则善腰尻偏痛。凡人分局骨陷者,必死不免。挟膀胱并太阳为肾之部,骨当其处陷也,而脏气通于内外,部亦随而应之。沉浊为内,浮清为外。若色从外走内者,病从外生部处起。若色从内出外者,病从内生部处陷。内病前治阴后治阳,外病前治阳后治阴。阳主外阴主内,凡人生死休否,则藏神前变形于外。人肾前病,耳则为之焦枯。若肾前死,耳则为之KT
黑焦癖。若五月间分暮色应之,必死不治。看应增损商量赊促,赊不出八百日内,促则旬日里边。肾病少愈而卒死,何以知之?曰∶黄深蓝点如拇指应耳,此必卒死。肾绝二二日死,何以知之?齿为暴黑,面为正黑,目浅石青,腰中欲折,白汗出如流,面黑目青,肾气内伤,病因留积,十11日当亡,是死变也。面黄目黑不死,黑如
死。吉凶之色,端阳等分左右发色不正,此是阴阳官位,相法若不遭官事而应死也。其人面目带黄黑连耳左右,年二十以广大日死。若偏在后生可畏边,最凶必死。两侧有,年上无,两年以内祸必至矣。

伯高曰:吾心寂矣,肾之精欲动奈何?岐伯曰:水火原相须也,无火,则水不安;无水,则火亦不安。制心而精动者,由于肾水之涸也。补后天之水以济心,则精不
动而心易寂矣。BPRADO>陈远公曰:精出于水,亦出于水中之火也。精动,由于火动;火不动,则精安能摇乎。可知精动由于心动也,心动之极则水火俱动矣。
故,安心为利精之法也。 

菊华澄心老人李鹏总理飞集

冬时万物之所藏,百虫伏蛰,阳气下陷,阴气回涨,阳气中出,阴气冽为霜,遂不上涨,化为霜雪。猛兽伏蛰,蜾虫匿藏,其脉为沉,沉为阴在里,不可发汗,发汗则蜾虫出,见其霜雪。阴气在表,阳气在里,慎不可下,下之者伤脾。脾土弱即水气妄行。下之者如鱼出水,蛾入汤,重客在里,慎不可熏。熏之逆客,其息则喘,无持客热,令口烂疮。阴脉且解,血散不通,麦月遂厥,阴不往从,客热狂入,内为结胸,特性遂弱,清溲痢通。

表微篇

欲不可绝

肾中风

雷神曰:藏六何以名五也?岐伯曰:心肝脾肺肾,五行之正也,故名五藏。胞胎非五行之正也,虽藏不以藏名之。

《元气论》曰:嗜欲之性,固无穷也。以有极之性命,逐无涯之嗜欲,亦自毙之吗矣。

肾病为疟者,令人凄凄然腰脊痛宛转,大便难。目
然身掉不定,手足寒,洛迦山汤主之,。若其人本来不吃,忽地謇吃而好嗔恚,反于常性,此肾已伤,虽未发掘已经是其候见。人未言而前开口笑,还闭口不声,举手闸极腹,此肾病声之候也。

雷神曰:肾中有火,亦水火之歧也,何肾称藏乎?岐伯曰:肾中之火,后天火也,居两肾中,而肾专司水也。胞胎上系心、下连肾,往来心肾,接续于水火之际,可名字为火,亦可名叫水,非水火之正也。

书云:入房汗出,中风为劳风。

秦氏越人曰∶肾有病则耳疖,肾在窍为耳,可是肾气上通于耳。五脏不和,则九窍不通,阴阳俱盛不得相营,故曰关格。关格者,不得尽期而死也。

经络相行篇

《仙书》云:阴阳之道,精液为宝。谨而守之,后天而老。

又呻而好恚,恚而善忘,恍惚有所思,此为土克水,阳击阴,阴气伏而阳气起。起则热,热则实,实则怒,怒则忘,耳听无闻,四肢满急,小便赤黄,言音口动而不出,笑而看人。此为邪热伤肾,甚则不可治。若面黑黄耳不应,亦可治。

容成问曰:方士采红铅接命,可为训乎?岐天师曰:慎欲者,采之服食延寿;纵欲者,釆之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食丧躯。

孙真人曰:处暑与大热,且莫贪色欲。

冬肾水旺,其脉沉濡而滑曰平。反得微涩而短者,是肺之乘肾,母之归子,为虚邪,虽病易治。反得弦细而长者,是肝之乘肾,子之乘母,为实邪,虽病自愈。反得大而缓者,是脾之乘肾,土之克水,为贼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浮大而洪者,是心之乘肾,火之凌水,为微邪,虽病即瘥。

雷神曰:离水火,又怎么出本领乎?岐伯曰:技巧成于水火之气也。

婴儿所忌

其足少阴之小名曰大钟,当踝后绕跟别走太阳。其别者并经上走于心包,下贯腰脊,主肾生病。病实则膀胱热,热则闭癃,癃则阳病,阳脉反逆大于寸口再倍。其病则口热舌干,湿疹上气,咽干及痛烦心,心疼黄瘅,肠
,脊椎内后廉痛。痿厥嗜卧,足下热而痛,灸则强食而生灾,缓带被发,大杖重履而步。虚则膀胱寒,寒则水肿,痛则阴脉反小于寸口,其病则饥而不欲食,面黑如炭色,咳唾则有血,喉鸣而喘,坐而欲起,目KT
KT
无所见,心悬若冬十二月者,主肾膀胱黑骨温热病也。其源从太阳少阴相搏,蕴积三焦,上下壅塞,残暴内行,脏腑受客邪之气,则病生矣,其病相反。若腑虚则为暴虐所伤,里热外寒,意欲守火而引饮,或腰中痛欲折。若脏实则阳温所损,胸胁切痛,类如刀刺,不得动转,热彭彭。若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冷药过瘥而便洞泻,故曰黑骨温热病也。秦氏越人曰∶灸脾肝肾三俞,主要医治丹金毒黑温之病,当遵照源为理,调脏理腑,清浊之病不生矣。

经络终始篇

《素问》曰:由此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壤。注云:强力,入房也。强力入房,则精耗,精耗则肾伤,肾伤则髓气内枯,水肿不能够倪仰。

三合篇

书云:忍小便入房者,得淋,茎中痛,面失血色,或致胞转,脐下急痛死。

白天和黑夜轻重篇

书云:母汨勿河南道情目中,令目破生翳。

雷神曰:不可刺止此乎?岐伯曰:大气之抟而不行者,积于胸中,藏于气海,出于肺,循咽候,呼吸而出入也。是气海犹气街也,应天地之命局,出三入黄金时代,皆不可剌也。

书云:饱食过度,房室劳损,血气流缢,渗入大肠,时便清血,腹部痛,病名肠癖。

太乙篇

天元之寿精气不耗者得之

鬼臾区问曰:气郁则血闭,血即经乎?岐伯曰:经水,非血也。

书云:金疮未差而交会,动於血气,令疮败坏。

藏腑阐微篇

书云:娃他爹劳伤过度,清热散毒不暖,精清如水,精冷如冰,精泄聚而不射,皆令无子。近纳曰:此精炁伤败。

伯高抚军,问岐伯曰:余闻形有急事,气有盛衰,骨有大小,肉有坚脆,皮有厚度,可分寿夭然乎?

书云:或新病可而行房,或少年而迷老,世事不能够减弱,妙药不可能频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因兹致患,岁月将深,直待肉尽骨消,返冤神鬼。故因油尽灯灭,髓竭人亡。添油灯壮,补髓人强,何干鬼老来侵,总是自招其祸。

岐伯曰:乾坤之道,不外男女。男女之道,不外阴阳。阴阳之道,不外顺逆。顺则生,逆则死也。阴阳之原,即颠倒之术也。世人皆顺生,不知顺之有死;皆谓逆死,不知逆之有生,故未老先衰矣!广成子之教,示帝行颠倒之术也。

建平孝王妃姬等,皆丽无子,择良家未异女入内,又无子。问褚澄曰:求男有道乎?澄曰:合男女,必当其年,男虽十九而驾驭,必八十而娶,女虽十八而天癸至,必四十而嫁,皆欲阴阳完实,然后交配,合而孕,孕而育,育而子壮,强寿。今也不然,此王之所以无子也。王日:善。未再,期生六男。

相传轩辕氏时期现身了四位名医,除了雷神和歧伯多个人外,人气最大的是俞跗(音夫)。他的医术非常能干。特别是在口腔科手術方面很有经历。听大人说,他诊治平日不要汤药、石针和火疗。而是确诊清楚病因后,除非要做手術时就用刀片划开四肢,解剖肌肉,结扎筋脉,除去病根。经过那番手術之后,病者的神气和形体超快就能够复苏不荒谬。所以,那个时候大家称颂俞跗的医道是”出丧的灵车能回到,要埋的尸体能复活。”

书云:忿怒中努力房事,精虚气节,发为瘫疽。恐惧中入房,阴阳偏虚,发厥,心烦不眠,积而成劳。

救母篇

老君曰:情欲出於五内,魂定魄静,生也;情欲出於胸臆,精散神惑,死也。

精气引血篇

全元起曰:乐色不节则精耗,轻用不仅则精散。圣人爱精重施,髓满骨坚。

应龙问曰:包络腑也,三焦亦自成腑,何以为包络之使乎?岐伯曰:包络即膻中也,为心膜鬲,近于心宫,遮护君主,其位最亲,其权最重,故三焦奉令不敢后也。

《庄周》曰:嗜欲探者,其天机浅。

少师曰:金畏火克,宜避火矣,何又亲火乎?岐伯曰:肺近火,则金气之柔者必销矣。然肺离火,则金气之顽者必折矣。所贵微火以通薰肺也。故土中无火,不能生肺金之气。而土中多火,亦无法生肺金之气也。所以烈火为肺之所畏,微火为肺之所喜。

书云:大肆极情,不知自惜,虚损生也。比如枯朽之木,遇风则折,将溃之岸,值水先颓。苟能保养节情,亦得长寿也。

陈远公曰:天之天难延,人之天易延。亦训世延人之夭也。伯高之论,因天师之教而松开之。不可轻天师而重伯高也。

书云:时病未复小编,舌出数寸死。《三国志》子献病已差,华旉视脉贝尚虚,未复,勿为劳事,色复即死,死当舌出数寸。其妻从百里本省之,止宿交接,五日病发,一如佗言,可畏哉。

鬼臾区曰:气能化血,各经之血不从之而泄乎?岐伯曰:肾化为经,经化为血,各经气血无不随之而各化矣。是以肾气通用准则血通,肾气闭则血闭也。

怀胎所忌

伯高曰:请显言其原。岐伯曰:五行顺生不生,逆死不死。生而不生者,金生水,而克水;水生木,而克木;木生火,而克火;火生土,而克土;土生金,而克金;
此害,生于恩也。死而不死者,金克木,而生木。木克土,而生土。土克水,而生水。水克火,而生火。火克金,而生金。此,仁生于义也。夫五行之顺,相生而相
克;五行之逆,不克而不生。逆之至者,顺之至也。

紫葳,凡居忌种此,妇人闻其气不孕。

岐伯曰:颠倒之术,即探阴阳之原乎!窈冥之中有神也,昏默之中有神也,视听之中有神也。探其原而守神,精不摇矣。探其原而保精,神不驰矣。精固神全,形安能敝乎。

书云:阴痿不能够快欲,强服丹石以助阳,肾水枯槁,心火如焚,五脏乾燥,消渴立至。近讷曰:少火无法减盛火,或为疮疡。

孔甲曰:藏腑皆决计于胆,何藏腑受胆之渗乎?岐伯曰:大小肠膀胱皆受之,而膀胱独多焉,纵然膀胱分胆之渗,而胆之血虚矣。胆虚则胆得渗之祸矣,故胆旺则渗益,胆虚则渗损。

书云:肾阴内属於耳中,膀胱脉出於目毗。目盲所视,耳闭厥聪,斯乃房之为患也。书云:人寿夭,在於撙节。若将息得所,长生不老。恣其情,则命同朝露。

应龙曰:请问不相同?岐伯曰:肌腠在膜原之外也。

书云:赤目当忌房事,免内瘴。

陈远公曰:十七经脉,各说得详细,不必逐段论之。

书云:年高之时,血气即弱,觉阳事辄盛,必慎而抑之,不可纵心竭意。豆蔻梢头度不泄,蓬蓬勃勃度火灭,大器晚成度火灭,生龙活虎度增油。若不制而纵情,则是膏火将灭,更去其油。

容成曰:男之精亏,而不溢者又何也?岐伯曰:女孩子阴有余,阳不足,故满而必泄。男生阳有余,阴不足,故守而不溢也。

人说

雷神曰:善,请言顺逆之别。岐伯曰:足三阴,自足走腹,顺也;自腹走足,逆也。足春王,自头走足,顺也;自足走头,逆也。手三阴,自藏走手,顺也;自手走
藏,逆也。手孟阳手走头,顺也;自头走手,逆也。夫足之三阴,从足走腹,惟足少阴肾脉绕而下行,与肝脾直行者,以冲脉与之相互也,是以逆为顺也。

经颂云:道以精为宝,宝持宜秘密。施人则生人,留己则生己。结婴还未可,何瓦空抛弃。弃损不觉多,衰老而命坠。

孔甲曰:清渗入而能化,是渗入而仍渗出矣。岐伯曰:胆为清净之府。渗入者,清气也,遇清气之藏腑亦以清气应之,应即渗之机矣,然终非渗也。

书云:欲多则损精。人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重者精。肝精不固,目眩无光;肺精不交,肌肉消瘦;肾精不固,神气臧少;脾精不坚,齿发浮落。

雷神曰:腑七而名六何也?岐伯曰:大小肠、膀胱、胆、胃、三焦、包络,此七腑也。遗包络不称腑者,尊帝耳。

书云:未羿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阴气阳痿,未完而伤。

经络终始篇

书云:月事未绝而连贯,生白驳。

八风命名篇

《阴符经》曰:淫声美色,破骨之斧锯也。世之人,若不可能秉灵烛以照迷情,持慧剑以割爱欲,则流浪生死之海,害生於恩也。

在俞跗老年的时候,黄帝派仓颉、雷神、岐伯四个人,用了十分长日子,把俞跗的法学收拾出来,纂成卷目,但是还一直不来得及发布于众,仓颉就死去了。后来,俞跗的外甥俞执,把那本书带回来交给阿爹修定。不幸全家遭到了文火,房子、医书和俞跗、俞执全亲人,一齐成为灰烬。那说不允许是《轩辕黄帝外经》失传,于今并没有找到的开始和结果吗。

欲不可早

应龙曰:二脉乃表里也,有病何以分之?岐伯曰:外引小络痛者,邪在肌腠也。内引小络痛者,邪在膜原也。

书云:声色动荡於中,情爱牵缠,心有念动,有着,昼想夜梦,驰逐於无涯之欲。百灵疲役而未有,宅舍无宝而倾颓。

少师曰:巳午火也,火能制金之气,宜矣。辰戌丑未,土也,不助金之气乎?岐伯曰:社本土也,喜生恶泄,得土则生,生则不克矣。

《锁碎录》云:小儿勿令指月,生月蚀疮。勿令就瓢及瓶中饮水,令语讷。又衣泰山压顶不弯腰不可夜露。

卷 二

神明缺憾许歌曰:缺憾许,缺憾许,缺憾新正宫无主。一点既随浓色妒,百神泣送精光去。三尸喜,七魄怒,血败气衰将何补。尺宅寸田属外人,玉炉丹鳌阿哪个人主。劝世人,休恋色,恋色贪淫有啥益?焕发青木帝去后百神离,百神去后人不知。几度待说说不行,一时下口泄天机。

卷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